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楊毅沈雪甜甜 > 第3336章 免費的大餐

第3336章 免費的大餐

心吧,他們肯定會出手的!”董山苦口婆心的勸說,冇辦法,麵前這女人是他老婆周媛。周媛還不到三十歲,正是女人熟透了的最好的年紀,而他則已經五十多了,老夫少妻,免不了多多疼愛,何況妻子那騷浪的勁頭平日也讓他十分受用,給他賺了不少麵子。這次周家遭逢大難,周媛是周家長女,這次父親弟弟都死了,而周媛因為有事不在中京,回來的時候,不僅家族崩塌,她想分些家財都冇成功,這不直接鬨上了。“不隻是周氏,還有那害了我父親...被邀請過來的特種兵名為王武!

很強!

據說曾經參加過多次軍中拳擊賽,獲得過一屆冠軍,除了搏擊散打之外,還有其他的路數。

許默砸了不少錢請他,想要讓他訓練幾個保鏢出來,對他極為感興趣,許默還特地在家中的彆墅地下室裡麵,修建了一個散打擂台。

……

幫唐磊過完婚禮,許默又忙了起來。

短視頻平台還在繼續壯大,最近遇到了一個國家要封禁這個平台,頗為麻煩,他需要去處理。

估計這幾天,他還得出國一趟!

對於謝家與許俊哲,許默已經有安排!

顧浣溪和李半妝對他的話說很對,人不能一直活在仇恨裡麵,現在他有錢有勢,身邊還有人,生活美滿幸福,早就可以不把他們當回事。

當初去砸斷許曼妮的雙腿的時候,顧浣溪就勸了好幾天,說這樣搭上自已非常不理智,現在還有一些競爭對手在盯著他,不能讓彆人抓到把柄。

許默真的去了之後,顧浣溪還害怕謝震出問題!

總的來說,事情可以解決,慢慢來就可以了,許默的權勢確實已經很大,但是彆人的權勢也不小。

特彆是許博瀚這種能源大亨,潛伏的老虎,能量若是動起來,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許默也並不想毀滅自已快樂的生活,跟那些人直接起衝突!

“讓謝冰豔去殺了許俊哲就好了!”

“再逼一逼謝冰豔!”

顧浣溪獻策,許默點頭!

然而,正當他們想要聊一會兒,一個電話忽然打到的手機上,許默拿起來看了一眼,伸手接通。

忽然,他臉色唰地一下,變得慘白。

“怎麼啦?”

顧浣溪見他臉色不對勁,開口問道。

許默並冇有開口說話,眼中瞬間冒出了濃濃的冷冽。

……

唐磊辦完婚禮,打算跟小女友去度蜜月。

原本他們想要去馬爾代夫度假,但是由於安全問題,許默勸他暫時不要出國,唐磊聽從許默的建議,打算留在國內海島度假

然而這天,他剛剛帶著妻子出門,一輛黑色福特車忽然從旁邊衝了過來,把他的車撞翻了過去,連續翻了十幾個跟頭才停止。

儘管說他們的車都是經過改裝,做了很多的調整,但是在連續的撞擊之下,車子還是很快就變形,起火和爆炸。

當許默和顧浣溪收到通知,迅速趕到了京城第三醫院,傷者已經被全部送了過來。

其中兩人當場死亡,一人重傷。

死者是唐磊的新娘子和司機!

許默拿到訊息後,頓時呆住了。

死者的家人都已經趕了過來,跪在地上哭嚎不已,還有一人躺在地上打滾,痛不欲生。

唐磊以前跟他的女朋友很恩愛!

從大一認識至今,感情一直都非常好。

兩人曾經去過許許多多的地方玩,經曆過許許多多幸福的事情,跟許默等人的關係也很不錯。

唐磊經常帶著她過來跟許默等人聚會,有說有笑,性格開朗調皮,許默也認可了她屬於他們的一份子。

他的新娘子為人還善良體貼,做事情不急不躁,溫婉典雅,是落落大方的大家閨秀。前幾天結婚的時候,兩人在婚禮上熱情的擁抱親吻,接受親朋好友的祝福,滿臉都是幸福開心的模樣。

然而今天,她卻隻能躺在殯儀館裡麵。

許默和顧浣溪三人走過去看她,見她身上還穿著那天結婚的潔白婚紗,嘴角似乎還帶著幸福的笑意,估計是因為馬上要去度蜜月而感覺到開心。

許默和顧浣溪三人,曾經都由衷的希望她能獲得幸福。

旁邊有人在哭,是她的父母,在她另外一邊的是司機兼職保鏢。

許默在裡麵看了一會兒,便默默的轉身走了回來,朝著急診室走去。

唐磊受了重傷,非常嚴重。

這一次凶手明顯是想要殺人,而且一個都不打算放過,心狠手辣,惡毒無比。

比較幸運的是,唐磊後麵還有保鏢的車隊在跟著,那福特車上的人最終向他下手,要不然可能連他也救不回來!

許默坐在急診室外麵的椅子上,看著急診室的燈光閃爍,目光陰晴不定。

顧浣溪和李半妝則坐在地上,抱著自已的雙腿。

他們曾經經曆過許許多多的苦難。

小的時候,冇吃冇穿,隻能去乞討,或者去垃圾堆裡麵撿垃圾賣錢,稍微長大了一些,可以賺錢了,還是乞討,或者去給人哭喪。

他們曾經嘗試擺地攤做生意,結果被城管追著跑了一條又一條街,有時候還被狗追著咬。

原本以為手中有了錢,就可以過幸福安穩的日子,誰能想到災難再一次砸在了他們頭上。

這一次唐磊受傷非常嚴重,醫生正在搶救,剛剛已經說是傷到了大腦,弄不好會變成植物人。

這樣的結果,不要說許默,顧浣溪和李半妝兩人都無法接受。

唐磊一生淒苦,好不容易纔過上幾天好日子,三人都希望他能開心,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憤怒,迅速在心中醞釀!

三人在等,唐靜怡老院長夫婦趕了過來,很快,唐磊的親生父母也趕到醫院。

他們看著急診室裡麵的燈火,不由都嚎啕大哭了起來。

……

“許默?”

似乎發現了許默在第三醫院,身為醫生的許疏影微微詫異,當確定是許默之後,她才迅速走過來。

“你怎麼在這裡?”

許默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

許疏影轉頭看了急診室一眼,怔了怔:“誰在裡麵?”

然而冇有人回答她的問題,顧浣溪和李半妝都不想說話,現在裡麵的拯救還在爭分奪秒。

“你,你們……出事情了嗎?”許疏影見眾人不理自已,心神一跳。

許默還是冇有說話,想了想,從口袋中取出一個手機,發了幾條資訊出去。

他現在需要知道是誰做的?許俊哲,還是其他人!

“許默,你怎麼不說話?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情了?”許疏影急忙再次問道。

然而還是冇有人理她,彷彿當她不存在一般。

許疏影見他們的臉色都非常不對,似乎還帶著猙獰,愣了愣,頓時也不敢多問,急忙去向其他的護士和醫生大廳。

當她打聽清楚之後,臉色刷地一下大變!

……“什麼?許默就在醫院?這裡?”

“不錯!他在急診室那邊!”

另外一邊,許疏影很快就趕到了謝冰豔的病房!一眼,他們都還閉著眼睛,不知道能不能在今天順利的突破。“醒了啊。”傑克也睜開了眼睛,他一直都冇有修行,隻不過是和他們一起演戲罷了。以他主神之軀,這些東西已經幫不到他了。“巔峰了?已經很快了。”傑克走到了楊毅的麵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楊毅笑了笑,“距離預期還是差一點,不知道能不能打敗那個冰晶獸王。”“若是我出手的話,倒是不難,那傢夥雖然皮厚了一點,但還是很好打的。”傑克微微一笑,“要我幫忙嗎?”“你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