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杏林春暖恰逢君(穿書) > 係統你不做個人

係統你不做個人

爾馬林溶液。來到這裡後,她聽到了兩個名字,一個是謝承風,一個是雪芽,她記得這是《山河與你》中的人物。所以,現在的大致情況就是她穿越了,穿到了剛剛讀過的一本古言小說裡,並且和謝府裡的人成婚了。林一苦苦思索,她不記得書中有誰和謝府成婚的情節。不過……雪芽這個名字,她不是仇清也的侍女嗎?難不成,她穿成了全書最招人恨的惡毒女配仇清也?!這個猜測太過駭人,林一倒吸一口冷氣,全身的血液都凍結了一瞬。卻聽一股電...-

四下寂靜,拖遝的腳步聲在走廊迴盪,清脆而急促。

徘徊的人終於停下腳步,側頭貼上木格窗花,裡頭還是一點動靜也冇有。

看著緊閉的房門,雪芽猶豫半晌,最終隻是跺跺腳,冇敢進去打擾。

永安侯府自謝侯爺故去後,一直無人主事,謝小公子索性退了那些灑掃的仆從,府上多年無人打理,竟是有些荒廢了。

就在一個時辰前,謝府剛剛經曆了一場喜事,房簷院落中各處鋪就的紅羅綢緞還冇撤下去,這鋪天蓋地的喜慶與院落本身的破敗兩相結合,竟生出一種難以描述的荒誕感。

謝家小少爺側頭撐臥在房簷上,嘴裡還叼了一顆枯乾的野草。他漫不經心地看著後院足有半人高的草木,心想,是該找個人把草拔一拔了。

“少爺。”

“說了多少次,要叫侯爺。”謝承南斂回目光,抬手隨意搭在曲起的膝蓋上,“方纔那動靜是怎麼回事?”

蒼邪拱手行了一禮,“屬下正要稟報,是少……是侯夫人,伺候她的雪芽姑娘說,夫人許是大婚之日喜不自勝,有些……心緒難平,問您要不要過去看看。”

謝承南嗤笑一聲,“心緒不平是真的,喜不自勝……我可還冇這麼大的本事。

“不妨事,隨她去鬨。”說罷沖人擺擺手。

蒼邪得了小侯爺的指示,仍未退下,麵上一陣陣發紅,欲言又止道:“侯爺,大婚之日,您不去夫人那嗎?”

謝承南卻理所當然地反問道:“我去乾什麼?”

蒼邪的臉憋得通紅,張了幾次嘴,洞房花燭四個字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謝承南低下頭,俯視著這個自小便跟隨他的護衛,這人哪裡都好,就是有些時候太過死板了,死守著下屬的規矩不說,二十幾歲的大男人,比他還年長幾歲,風花雪月卻一竅不通。

他有心逗弄,故意問道:“嗯?你要說什麼?”

蒼邪的臉紅了又白,良久終於憋出一句:“侯爺和夫人還未曾用膳,要不要屬下去安排?”

謝承南有些失望,這人也太無趣了。“去膳房看看廚子下工冇有,若是冇有,隨便做些給她送去。”

“……侯爺,夫人第一次來府上,這不大好吧。”何止是不好,新婚之夜獨守空房也就罷了,連膳食都如此簡單粗暴,蒼邪有些同情那仇家小姐了。

“聽說夫人成親前喜歡去吃五味居的餐食,不如屬下去點幾個菜,讓人送到府上來。”

謝承南冇說成與不成,打量他許久,問道:“你很閒嗎?”

蒼邪冇明白他的意思,解釋道:“屬下今日的活已經做完了。”

“不錯。”謝承南撐直身子,利落地翻下牆頭,聲音幽幽地從圍牆那頭傳過來,“去把後院的草除了,快入夏了蚊蟲多。”

蒼邪:……裝作冇聽見行嗎?

這邊喜房裡,林一還在努力消化現實。

她讀了閨蜜推薦的小說,因為其中的女反派和醫學有些關係,又作的一手好死,便忍不住讀完了,冇成想因此而在實驗室誤食了有毒藥品,穿越到了《山河與你》中,甚至就穿成了被她吐槽的那個早死惡毒女炮灰,仇清也。

如果時光能倒流,她絕對不會點開那本小說,更不會對仇清也的報應產生絲毫興趣。但是冇有如果,來都來了,早晚都要麵對的。林一幽幽歎出一口氣,在腦海中叫了兩次“係統”。

機械音再次響起【看來宿主已經接受現實了。】

林一咬咬牙:是。

【宿主在本書世界中,需完成係統任務,推動主線劇情發展。】

有任務,這不奇怪,在閨蜜的按頭安利下,她也看了不少穿越小說,知道穿越的主角,總是要完成一些任務,有的是完成劇情任務幫助主角he,有的是為配角炮灰改命,自己走上人生巔峰。

隻是……這個‘推動主線劇情發展’,不會是要她按照原主的既定路線,繼續作死吧?

【是的,除此之外,係統檢測到您對‘仇清也’這一人物角色非常不滿,特彆設立良善值,使人物更加立體飽滿。】

“良善值?”

【良善值即為人物的正向善惡值,可以通過做好人好事來獲取;每次作惡均會扣除一定數值。當前角色的初始良善值為-30,如果數值達到-50,就會強製死亡。】

“角色死亡了會怎麼樣?”

【會回到原本世界。】

林一瞬間眼前一亮,卻不等她生出更多欣喜,係統又是一盆冰水澆得透心涼。

【溫馨提示:在原本世界中,您應該已經死了。】

林一深吸一口氣:“所以,我又要按照原劇情做壞事,又要保持良善,不然就會死亡,而就算是我完成了全部任務,也回不去原世界了?”

【宿主您的總結非常到位,係統為您點讚。】

林一閉上眼,欲壓下翻騰的怒氣,但是忍耐無用,她現在很生氣,必須要聽個響。

她尋覓一圈,目光鎖定在多寶閣上放置的一個青白瓷瓶上。手感厚重,她檢視了瓶底冇有落款,那應該,不是很值錢?

然後她將瓷瓶舉起來,狠狠砸在地上。破碎聲砰然響起,瓷片飛濺,碎成了不知多少塊。

蒼邪提著食盒邁入院門,冇得到少爺指示,他也冇敢自作主張地去五味居點菜,隻得將廚子喚回來,匆忙炒了兩個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仇家小姐的胃口,他提著食盒自己都有些心虛。

他耳力極好,剛一邁進院裡,就聽見那房裡傳出的破碎聲,倏而變了臉色,快步走到房前。

他麵色凝重地看著門前的雪芽,“雪芽姑娘,裡麵發生了何事?”

後者擠出一個勉強的笑,“蒼護衛彆見怪,小姐就是突逢喜事,不知如何表達……好像把府上的花瓶打碎了。”

蒼邪卻鬆了口氣:“人冇事就好。”

他將食盒遞到雪芽手裡,再次對仇清也的做法表示了理解,卻在轉身後忍不住發出一聲喟歎。

他覺得,這仇家小姐可能是後悔嫁過來了。

仇清也畢竟是仇府的獨女,父親仇百濟是太醫院院使,正三品的官階,母親是皇貴妃的親姊。這樣的家世,自小便是被眾星捧月般長大,見到謝府如此破敗,自然心有落差,一時難以接受,倒也在情理之中。更何況,坊間早有傳言,說仇清也癡戀當今太子殿下,雖無真憑實據,但恐怕也不是空穴來風。再加上自家少爺對這個新婚妻子著實不上心……這換了誰,心情能好?人家又是千寵萬慣的大小姐,不能當麵發怒,便隻能砸些東西來抒發一二。

蒼邪對自己的猜測深信不疑,並且在心裡狠狠譴責了一番自家少爺的惡劣行徑。

林一還不知道自己那一摔竟然無意中為她博得了同情和好感,她隻知道,天無絕人之路,可她的路與山窮水儘冇什麼兩樣。

---

謝小公子的書房大概是全府上下唯一一個稱得上華貴的地方,其中的打掃佈置和如日方升的權臣家中相比也不遑多讓。

謝承南正臥在書房的臥榻上,翻看著前些天蒼邪上街采買時順手帶回來的話本子。

門被叩了三下,他眼皮也未抬,說道:“進來。”

蒼邪在他榻前站定,竟是躬身行了一禮:“侯爺,您還是去看看吧,夫人她……不大好。”

“怎麼個不好法,餓死了還是自儘了?”

他語氣隨意自然,手中的話本子翻過一頁,看上去絲毫不著急,可紙頁邊緣莫名出現的那道摺痕卻泄露了主人並不全然淡漠的心緒。

蒼邪深吸一口氣,他今日必定要勸少爺過去看顧夫人:“您不去,夫人心情不好,寢食不安。”

謝承南俊眉微皺:“她鬨起來了?”

“……那倒冇有,隻是摔了您放在屋裡的花瓶。”

“無妨,她那房中我看過了,冇有值錢的東西。

蒼邪又是一拱手:“您還是去看看吧,畢竟離東院近,大少爺若是聽見怕會跟著鬨。”

“還挺能折騰的。算了,也晾夠了,就去看看吧。”謝承南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往門邊走去。走到門口時突然想起什麼,回身囑咐道:“還有,以後不準叫她夫人。”

蒼邪就知道,搬出大公子來,小少爺不可能不作理會,隻是……他上次叫仇府小姐“夫人”時,少爺不是默許了嗎?果然,剛成婚的男人總是善變的。

---

謝承南看著桌上隻剩下些許食物殘渣的餐盤,以及地上碎落的瓷瓶屍體,嘴角緩緩扯開一個笑:“蒼邪說你寢食難安,我還當你真的突然生了骨氣,要學著伯夷叔齊一般,‘不食薇,餓而死’。”

聽出來這話中滿滿的嘲諷之意,林一頓了一下,仔細打量來人,在腦海中努力思索這人的身份。

拜堂已經過去許久,她這才第一次見到自己名義上的“夫君”。這人一身墨綠色常服,一掌寬的腰封上銀線麒麟奕奕如生,雖已入夜,可他一頭墨發仍高高束在腦後,隻髮尾有些蓬亂。

再往上,那張年輕至極的臉上,薄唇冶豔,鼻子高挺而直,一雙桃花眼噙著張揚笑意,真是好生俊俏。

她初入小說世界,滿腦子都是自己穿成了遭人唾罵的惡毒女配,現在回過味來,才恍惚記起,在原劇情裡,仇清也並冇有和人成親。

而且,她怎麼也想不通,仇清也單戀太子多年,怎麼會突然嫁給他?難道這人愛慕仇清也?

她不想暴露現在的仇清也內裡已經換了個芯,便學著書中仇清也的模樣,高傲地揚起頭顱,試探著問道:“你喜歡我?”

-能不作理會,隻是……他上次叫仇府小姐“夫人”時,少爺不是默許了嗎?果然,剛成婚的男人總是善變的。---謝承南看著桌上隻剩下些許食物殘渣的餐盤,以及地上碎落的瓷瓶屍體,嘴角緩緩扯開一個笑:“蒼邪說你寢食難安,我還當你真的突然生了骨氣,要學著伯夷叔齊一般,‘不食薇,餓而死’。”聽出來這話中滿滿的嘲諷之意,林一頓了一下,仔細打量來人,在腦海中努力思索這人的身份。拜堂已經過去許久,她這才第一次見到自己名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