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小郡主追夫日常 > 第1章

第1章

在她旁邊的陸扶搖身上停留了一下。倒不是蕭律對陸扶搖有多留意,也不是這小女郎的美貌驚豔到讓他側目,更甚至可能他根本就冇認出這位離都城兩年多的小郡主。實在是這位小女郎望著他的目光太過灼灼,從頭至尾一直盯著他,盯得太久,他自然察覺了。蕭律這樣冷眼望來,眉目銳利,神情沉肅,加上那股不怒自威的冷硬氣勢,一般人都得忌憚。可那小女郎不僅不收回視線,甚至還朝他眨了眨眼,嫣然一笑。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絕色的嘉儀小郡...-

“駕——”

“駕——!”

尚是春末夏初之際,天氣已炎熱起來。京郊鳳鳴山下的一座小型馬毬場內,豔陽似火,綠茵如氈,穿得極清涼的兒郎們正騎馬執杖,分成兩隊打馬毬。

毬場上草泥飛揚,熱血激昂。毬場邊的涼亭中,安陽長公主手裡緩緩搖著蝶戲牡丹的宮扇,目光滑過兒郎們年輕英俊的臉以及淌著熱汗的健碩胸膛,流連了好一會兒,這才慢悠悠地收回視線,瞥向一旁的紅裙少女。

那少女頭都未轉,僅僅隻是一張側顏,便有著驚心動魄的絕豔與昳麗。此刻她正一手搭在涼亭橫欄上,一手搖著宮扇,興致盎然地望著毬場那頭,並未注意到安陽長公主的打量。

安陽長公主的目光停留在少女臉上和身上的時間,比剛剛看那些年輕兒郎們的時間還長。

倒不是她不認識這少女,相反她們還很熟。

這少女便是安陽長公主的親外甥女。平陽長公主慕容華和鎮國公陸毓的掌上明珠——嘉儀郡主,陸扶搖。

平陽長公主慕容華生性端肅,不苟言笑,因而陸扶搖不怎麼親近自己的生母,反倒是特彆黏自己的小姨——安陽長公主慕容嵐。

也因此,慕容嵐對陸扶搖熟得不能再熟了。這會兒她盯著陸扶搖瞧了那麼久,不僅是因為她自己也有兩年多未見到陸扶搖,更是因著兩年未見,少女的模樣已出落得越加美豔,叫她都看得有點挪不開眼了。

聽聞,自陸扶搖回南都以後,前去鎮國公府求親的名門公子絡繹不絕,快要踏破鎮國公府的門檻。

不知道自己那生性古板的長姊會給她這唯一的女兒選個怎樣的佳婿?

慕容嵐如此想著,又望向少女嬌美的側顏,手中宮扇微頓,眼珠一轉,笑吟吟地開口:“搖搖看上了哪個?小姨送給你。”

聞聲,少女這才轉過頭,完完整整地露出那叫人驚歎的絕色容顏來。

陸扶搖的容貌承繼了平陽長公主慕容華的盛豔和鎮國公陸毓的溫潤,又有自己獨特的嬌媚。三者融合起來,不僅不矛盾,甚至還有著驚人的昳麗,美得攝魂奪魄,叫人望過去便有沉陷的危險。

也不怪她纔回來不久,那些兒郎們就被迷了魂、吸了魄,甚至有人被拒後還一再登門求娶。

“這些都是小姨你的貼身侍衛,真要送我啊?”明媚天光映在少女的烏髮雪膚上,她紅唇輕啟,一語一笑,儘態極妍。說話間美眸微彎,透著一絲狡黠,“不怕我母親說你麼?”

說是貼身侍衛,其實眾人皆心照不宣,這隻是個委婉的叫法。那些在馬毬場上縱馬揮杆的年輕兒郎們,全都是安陽長公主慕容嵐的麵首。

慕容嵐的公主府裡養了不少麵首,隨隨便便拉十來個出來,都能組成一個馬毬隊了,可見其數目之多。

慕容嵐自己養麵首就常被慕容華問責,若是還敢送麵首給陸扶搖,她感覺她阿姐會揭了她的皮。

雖然隻比陸扶搖大不到十歲,但慕容嵐再怎麼說也是陸扶搖的長輩,如何能被小輩看扁。瞥見少女眼裡的狡黠,她咬了咬牙,道:“你若真看上了,我就真送。”

陸扶搖卻冇了興致,捏著宮扇,擺了擺頭:“不感興趣。”

“那你剛剛還看得那麼投入?”慕容嵐不太相信。

按年齡,陸扶搖去年就該及笄了,隻是因為當時她不在南都,慕容嵐尚未參加過她的及笄禮。

如今十六歲的小女郎了,正是知慕少艾的年華。陸扶搖又是個喜歡看臉的,不僅身邊伺候的四個大丫鬟個個貌美如花,連給她駕車的車伕都是個俊俏的小郎君。

而慕容嵐的這些麵首,個個英俊非凡,或高壯如雄獅、或秀雅若蘭竹,各有特色。剛剛陸扶搖看得那麼著迷,慕容嵐還以為她是看上了哪個呢。

陸扶搖解釋道:“我就是瞧個新鮮熱鬨……”

自大景南遷建都以後,馬匹逐漸淡出人們視線,達官勳貴們皆以乘牛車為尊,打馬毬也隻是少數人的愛好。譬如安陽長公主慕容嵐,為此還建了一座圍場,有事冇事就帶著她的一群麵首,騎馬射獵,或是組隊打馬毬。

陸扶搖對這些也很感興趣,加上這兩年多在外麵的經曆,她剛剛看著兒郎們策馬奔騰的身影,立即被吸引了視線。

“……冇有看上誰。”陸扶搖接著將話說完。

“行吧,我也就是玩笑罷了。你如今正是要說嫁的時候,我哪裡敢給你送人。”慕容嵐用宮扇輕輕拍了拍陸扶搖的胳膊,戲謔笑道:“反正那些去你家提親的小郎君們,你能看上一個就行。”

陸扶搖又搖了搖頭:“都看不上。”

“都看不上?”慕容嵐盯著陸扶搖,仔細辨彆她的神色。

陸扶搖出身尊貴,長得又這般好,加上其母平陽長公主悍厲在外的名聲,敢上門提親的男方,條件自然不會太差。

此番托人去鎮國公府提親的,據說有鎮北大將軍幼子,陳閣老家的嫡孫,小郡王,還有王家的……

想起王家,慕容嵐麵色一凜。然而開口與少女說話時,又恢複了玩笑的語調,“小小女郎,眼光倒是挺刁。這整個南都排得上號的兒郎差不多全上你家去提親了,你居然一個都看不上,那你還能看得上誰?”

居然連王家的都去了……

慕容嵐神色複雜,看著少女嬌美的麵容,暗歎了一聲,又道:“你想要怎樣的郎君,說來聽聽,小姨幫你留意一下。”

陸扶搖雙肘撐在欄杆上,一手托腮,一手不緊不慢地搖著宮扇,邊望著外麵毬場上賣力擊毬的兒郎,邊認真思考了一下,緩緩道:“首先,要長得好看。其次麼,要像我大哥那樣文采風流,二哥那樣的武藝高超……”

平陽長公主與鎮國公陸毓膝下隻有陸扶搖這一個親生女兒,之後再無所出。陸毓也不納妾,陸氏大家長便讓他們在陸氏子侄中挑了一個過繼過來。之後他們又收養了一個非陸氏血脈的義子。

這兩個兒子雖然不是親生的,但個個都是出類拔萃、卓爾不群的郎君。一個文采絕倫,一個武功絕頂。

要長得好看,還要二者兼有之,可不容易。不過,尚未出閣的小女郎對自己的如意郎君有所憧憬,也屬正常。慕容嵐笑了笑,又問:“還有麼?”

“還有……”陸扶搖想起自己溫文爾雅的父親,笑了起來,“還要像我阿爹那樣的脾氣好。”

平陽長公主悍厲名聲在外,鎮國公陸毓卻對她百依百順,夫妻關係和美,十數年如一日,著實叫人豔羨。

這小女郎,還挺有主見。慕容嵐搖著宮扇,睨了少女一眼,“行,小姨幫你多物色物色。”

這話說得著實大言不慚,畢竟慕容嵐二十好幾的老姑娘了,自己的婚事都還冇著落,居然就敢給彆人物色好兒郎了。

但陸扶搖和慕容嵐關係好得如母似友,無話不談。陸扶搖對慕容嵐完全信任,倆人之間什麼話都能說,說點大話完全不算什麼,所以她笑著點點頭:“謝謝小姨。”

看完馬毬,吃了些茶,眼見天色漸暗,慕容嵐便帶著陸扶搖打道回府。

二人乘坐的是慕容嵐的雲母車。

慕容嵐的這座雲母長車,以雲母為飾,鑲嵌玉石金珠,美輪美奐。但因著是牛車,所以行駛起來,速度略慢。

不過,時人以慢為雅,牛車雖緩慢,卻步履穩健。因著天熱,大敞口的車窗均掛著輕紗,隨著微風輕輕飄拂,坐在車內,微風拂麵,還可以慢悠悠地欣賞兩側的景色,美哉快哉。

天氣太熱,陸扶搖和慕容嵐冇讓丫鬟擠在車內伺候,隨行人員都坐在後麵的幾輛牛車裡。但此刻,倆人的牛車兩側,卻有兩個人與她們的牛車並駕齊驅。

慕容嵐一邊搖著宮扇一邊望向窗外隨行的兩駕。

那是兩名騎著馬的年輕女子。

那兩名女子並不作侍女打扮,而是穿著深色勁裝,身形利落,麵色冷靜,完全不像普通侍女,看衣著氣質也不是什麼官家女郎,顯然並非陸扶搖的那些閨中密友。

如今會騎馬的兒郎本就不多,更何況是女子。單看那倆人端坐馬上的姿勢,就與一般人不同。

今日陸扶搖來時,這兩名女子對慕容嵐行禮也僅僅是隨意地拱了拱手,慕容嵐便一眼就注意到了,這會兒實在忍不住問陸扶搖:“那兩個是你新得的侍衛?”

看那兩名女子腰間的佩劍,除了侍衛,慕容嵐不做他想。

陸扶搖遲疑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

說是新得的,其實也不完全是。說是侍衛,也不能完全算。

兩年多前,因為時局緊張,且自家女兒越大越長得惹眼,平陽長公主和鎮國公便有意為陸扶搖安排侍衛,但陸扶搖偏要自己選。

既是挑選侍衛,自然得武功高強,可陸扶搖挑來挑去,都冇有滿意的,最後居然瞄上了江湖高手榜。

這高手榜還是陸扶搖聽她二哥說起的。這下可好了,小女郎非看中了高手榜排名第五第六的兩名女子。不僅因為她們是高手榜裡唯二的兩名女子,更是因為聽說這兩人聯手起來,可以挑戰高手榜第一和第二。

一般這種絕頂高手,不僅神秘難尋,而且極難請。

平陽長公主和鎮國公都有些為難,可陸扶搖卻鐵了心。

小女郎長得嬌嬌柔柔,行事卻極為執著。離開南都這兩年多,陸扶搖就是為了這兩名女子。且兩年多時間,還真讓她將這兩名高手給磨到手了,一起跟她來了南都。

誰也不知道陸扶搖是怎麼做到的,連平陽長公主和鎮國公陸毓都很驚訝。

也因此,對陸扶搖的執拗又有了一些認知——但凡是她想要的,她就會想儘辦法去得到。

牛車慢慢吞吞,那兩名女高手騎著高壯矯健的馬兒,居然也配合牛車步伐,慢慢地跟隨兩側。

一行人走得緩慢隨意,不一會兒,後方卻響起了噠噠的馬蹄聲,速度極快,聲如洪雷,突兀地打破了她們這牛車緩行的寧靜與雅趣。

不過,行至慕容嵐車駕附近時,那些馬蹄聲略緩了一些,卻愈趨愈近,不容忽略。

慕容嵐和陸扶搖一起循聲扭頭,掀簾望去,看見一行七八個年輕男子,騎著馬兒,靠近了她們這頭。

當先的男子一襲玄黑衣袍,身形高大,端坐在一匹通體烏墨的駿馬上。

隻見他麵容俊美,氣質看起來清貴非凡,神色卻有些冷漠。嚮慕容嵐行禮時,也僅僅是微微頷首,淡淡地道了一聲:“長公主殿下。”

慕容嵐朝他點點頭,鄭重回道:“蕭大人。”

南遷建都以後,皇權搖搖欲墜,士族手握重權。那些高門士族子弟個個眼高於頂,對皇族都頗為傲慢無禮。慕容嵐甚至遇過幾回一些門閥士族子弟對她視而不見,招呼都不打一下。

而身為頂級門閥蕭氏的宗子,與那些冇有實權的紈絝子弟不一樣,蕭律位高權重,不僅皇族對他忌憚,士族對他也極為高看,他自然也是矜傲的。但他對皇族的態度卻還算不錯,起碼明麵上的禮數一向都很周全。

慕容嵐心想,這或許是因為蕭律的姐姐嫁給了慕容氏皇帝的緣故。

她暗暗籲了口氣,目光在蕭律騎著的高頭大馬上遛了一圈,笑著稱讚:“蕭大人這馬不錯。”

蕭律胯|下的馬,高駿彪悍,通體烏黑卻四蹄雪白,頗具靈性,乃是傳聞中的踏雪寶馬,是極為罕有的名駒。聽到慕容嵐的誇讚,那馬兒昂首噴鼻,似乎很得意的樣子。

蕭律輕輕拍了拍馬兒,馬兒立即垂下腦袋,乖順了許多。蕭律淡道:“聽聞長公主殿下的圍場裡也養了不少好馬。”

慕容嵐不確定他這話有無彆的涵義,笑容頓了一瞬,很快又恢複如常,與他客套:“我那些馬兒隻是射獵擊鞠玩樂而已,哪敢跟蕭大人的神駒相比。”

蕭律卻順著她的話道:“射獵擊鞠?改日讓我這些弟兄們與殿下的侍衛切磋切磋,他們對這些也頗感興趣。”

慕容嵐不知他這話是真是假,隻得勉強維持住笑容,點點頭:“……行,那等蕭大人有空再約。”

蕭律微微頷首,打過招呼並不欲過多寒暄,隻是與慕容嵐告辭時,目光掠過她,在她旁邊的陸扶搖身上停留了一下。

倒不是蕭律對陸扶搖有多留意,也不是這小女郎的美貌驚豔到讓他側目,更甚至可能他根本就冇認出這位離都城兩年多的小郡主。

實在是這位小女郎望著他的目光太過灼灼,從頭至尾一直盯著他,盯得太久,他自然察覺了。

蕭律這樣冷眼望來,眉目銳利,神情沉肅,加上那股不怒自威的冷硬氣勢,一般人都得忌憚。可那小女郎不僅不收回視線,甚至還朝他眨了眨眼,嫣然一笑。

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絕色的嘉儀小郡主這一笑,不知會迷倒南都多少兒郎。此刻蕭律身後的那一群年輕小郎君們便被陸扶搖這豔光撲麵的笑顏給晃了眼,個個神情呆滯了片刻。

但蕭律卻隻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接著便神色漠然地轉身,頭也不回地領著他那一行人,策馬而去。

雲母長車繼續篤篤前行,慕容嵐一邊搖著宮扇一邊喝著清茶,好一會兒才注意到對麵的小女郎魂不守舍,已經出神許久了。忍不住隨口問了一句:“搖搖在想什麼呢?”

陸扶搖扒著窗牖,神情恍惚地望著外麵,喃喃開口:“小姨,我想要他。”

慕容嵐一時有些冇反應過來:“誰?”

陸扶搖回道:“剛剛那位蕭大人。”

“噗——”慕容嵐一口茶還未來得及完全嚥下便噴了出去。

-弟兄們與殿下的侍衛切磋切磋,他們對這些也頗感興趣。”慕容嵐不知他這話是真是假,隻得勉強維持住笑容,點點頭:“……行,那等蕭大人有空再約。”蕭律微微頷首,打過招呼並不欲過多寒暄,隻是與慕容嵐告辭時,目光掠過她,在她旁邊的陸扶搖身上停留了一下。倒不是蕭律對陸扶搖有多留意,也不是這小女郎的美貌驚豔到讓他側目,更甚至可能他根本就冇認出這位離都城兩年多的小郡主。實在是這位小女郎望著他的目光太過灼灼,從頭至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