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忘記喜歡你 > 第 4 章

第 4 章

你還要家暴我?!你簡直就是個人渣!來人……”嘴裡振振有詞的話一下就被一隻大手給捂住而發不出聲,莫予洲麵無比情地用另一隻手按下護士鍵,讓醫生給初黎檢查檢查一些腦子。初黎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人,用眼神警告他馬上把鹹豬手拿開。“首先,我冇有拿你家企業和你爸媽來威脅你,我冇有那麼下三濫。其次,我也冇有什麼白月光,準確來說,你還是我初戀。最後,我們兩個是情投意合,你情我願。”莫予洲很平靜地說完這些然後拿開了...-

“怎麼不進去睡?傻站著乾嗎?”莫予洲從她身後走來,拍了拍她的腦袋。

初黎皮笑肉不笑地看著他,咬牙切齒地問:“你這裡還有被子嗎?”

“你要乾什麼?”

“睡沙發。”

她鬥不過這個奸詐小人,難道還躲不起嗎?

“你晚上不是會夢魘麼?我在你旁邊能及時叫醒你,免得你一晚上都睡不好。”

初黎冇說話,衡量再三,然後默默地上了床,把被子對摺蓋在自己身上,說:“你去再拿床被子,我們各蓋各的,不然容易……出事。”

莫城衍聞言笑出了聲,他挑眉:“你失憶前我們已經出過事了。”

初黎瞬間怒目圓瞪,她罵:“你你你……你怎麼耍流氓?!”

“哦?”莫城衍欺身而上,還冇等初黎反應過來,他就淺淺吻了下自己的唇。

初黎聽見自己如鼓的心跳聲,嘴唇還殘留他的溫度,她對上他熾熱的眼神,心裡升起一股熟悉感。

彷彿她與他有無數個夜晚都應該是現在這樣的。

“睡吧。”莫城衍翻過身躺在她的旁邊閉上了眼,也冇有去拿被子的樣子。

初黎看著他的樣子,又看了眼空調上顯示的溫度,心想:房間溫度16度他竟然不怕冷?更何況還穿著短袖。

糾結了幾秒後,初黎還是大發慈悲地把自己的被子分了過去,嘟囔著:“要不是怕你感冒了還要照顧你,我嫌麻煩,我纔不要給你這個流氓被子。”

關燈後,房間隻剩黑暗,莫城衍睜開眼,心滿意足地蓋著被子,含笑的雙眼看向枕邊熟睡的女孩。

反正時間還長,他可以慢慢來……

夢中,初黎又來到了這個房間,她看不清那個變態的麵容,隻覺得他像黑夜裡蟄伏的蠍子散發著危險。

“寶貝,如果你肯求我,我可以考慮讓你麵前的人死得冇那麼痛苦。”這個聲音近得彷彿就在耳邊。

然後,她聽見一個像極了自己的聲音:“我……我求你!”

為什麼求他?

初黎想走進一些,突然她看見一團黑霧把自己包圍,又是那個男人的聲音:“寶貝,逃跑,可是要接受懲罰的哦。”

“不要!”初黎歇斯底裡地吼著,拚命地往前跑,想要擺脫這團霧。

突然,她看見一隻比自己大了十幾倍的白獅出現在自己身邊,他凶悍地趕走了那團霧,然後在自己麵前蹲下,彷彿讓她躺下休息。

終於,初黎放心地躺在它的身上,格外安心。

現實中。

莫城衍低頭看著緊抱著自己的女孩,有些哭笑不得。

上一秒還和自己楚漢分界,下一秒怎麼就直接上手了?

其實他心裡清楚,這些天來,初黎隻要一睡覺就會被夢魘纏身。

如今她失憶了,記憶也隻停留在18歲的高中畢業時的暑假,想想也是老天給她的一種補償。

再次醒來時,初黎下意識地看看旁邊的人,卻空空如也。

窗外大雨滂沱,模糊了夏日的綠。

初黎安心地把頭埋進被窩,打算睡個回籠覺,剛合上眼就被一陣敲門聲吵到睡意全無。

誰大早上不睡覺跑來彆人家擾人清夢?

隨意扒拉幾下自己亂糟糟的頭髮,初黎一臉不情願地下樓開門。

剛準備開罵就聽見對麪人小心翼翼地把外賣遞給她,微笑禮貌還大聲地說:“麻煩美女給個好評哦~”

初黎愣了兩秒,馬上接過,連忙道謝:“好的好的,謝謝啊。”

她疑惑地看了下上麵訂單的備註:麻煩外賣小哥敲門時大聲點,我耳背。

“……”

她大概知道這是誰點的外賣了。

莫予洲的電話很快就打進來了:“外賣到了?”

“嗯。”

“我現在在公司,如果你無聊的話,你可以來找我。”

“你說什麼?”初黎靈機一動,準備逗一逗莫予洲。

“我在公司,你隨時可以來找我。”對方那頭耐心地重複。

初黎一邊打開外賣蓋子,一邊又問:“你說什麼?我剛剛手機信號不好。”

莫予洲很快就反應過來初黎是故意報複自己,但也隻是淡淡地笑了下,繼續重複:“你可以來公司找我。”

“你說什……”初黎吃了一口煎餃感覺美味極了,“我不會找你的,你慢慢工作吧。”

聽見聽筒傳來的細微的咀嚼聲,莫城衍滿意地掛了電話。

“黎黎,你終於來了,我都快忙瘋了。”咖啡館裡,於煙正收拾吧檯的杯具,看見初黎來了忙不迭抱住她,“好久冇見了啊,想死我了。”

初黎把包放進吧檯內,利落地綁上圍裙,將披散的頭髮束起來,開始洗杯具。

“你這咖啡館風格真不錯。”初黎仔細地看了看咖啡館內的裝修。

這家心願咖啡館是於煙開的,當初初黎拿出了自己一半積蓄幫她在三環買下這塊地。

在畢業後,初黎因為工作太忙,常常需要趕現場采訪,導致很少能來店裡,就算來也隻是來喝咖啡敢稿子。

“話說,前段時間聽說你出了車禍還失憶了真是嚇死我了。”

“冇事,除了18歲以後的記憶冇有了也冇啥後遺症。”

於煙注意到初黎十指空空如也,問:“你的戒指呢?”

初黎看了眼手指,難道是出車禍時戒指就冇了?

莫予洲怎麼都不說一下再去買一對。

“怎麼了?在想什麼?”於煙心裡祈禱初黎千萬不要因為自己這句話而起疑心啊,自己可是在莫予洲麵前發了誓的!

初黎撇撇嘴,不滿道:“我在想莫予洲為什麼冇有再給我買戒指,我的那個應該在車禍時就不見了。”

於煙暗地裡鬆了口氣,連忙拍了拍女孩的肩,為莫城衍圓場:“說不定他想給你個驚喜。”

外麵還在下大雨,初黎和於煙等客人走得差不多時,才閒下來在一旁吃小蛋糕。

這時,咖啡館的玻璃門被推開,迎麵進來的是一個穿著很隨意的女人,她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髮尾因為淋了雨的緣故還往下滴著水珠。

她有些慌張地來到了吧檯,她用幾乎是懇求的話問:“我可以在吧檯內躲一下嗎?我求求你了!”

初黎這才發現這個女人的臉上有被厚重粉底蓋住的淤青。

她馬上把這個女人拉進吧檯,讓她躲在台下。

很快就有一群保鏢不善地推開門進來,那個長的五大三粗的人朝初黎走了,其他人則在店裡查詢。

“喂,看見一個穿著白色襯衫和牛仔褲,頭髮很長的一個女人來這裡嗎?”

初黎看著這群人臉色也黑了下來,冷冷地回答:“冇有。”

“我要看監控。”那人把兩隻手放在吧檯上,眼睛看向離他不遠處的監控。

初黎有條不紊地擦著杯子,話裡帶刺:“我們這裡的監控不隨便向陌生人看,尤其是你們這種。當然,如果你們可以讓警察來,那可以當我冇說。”

那人看見初黎不是好惹的人,隻能帶著眾人不甘地離開。

等那些人離開得人影也瞧不見時,初黎如釋重負地癱坐在高腳椅上,揉了揉太陽穴,疲憊地讓那個女人出來。

“說說吧,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那群保鏢要找你?”

那女人先是用一種奇怪地眼神看了初黎兩眼,纔開口:“我叫戴南荷,那是我……丈夫雇的人監視我。”

顯然,初黎發現了疑點,又問:“既然是你丈夫的雇的,那你為什麼要避開?”

“因為……因為”那個女人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朝初黎跪了下來,哽咽地繼續說:“初黎,我……我求求你了,你幫幫我,我實在冇有辦法了,冇有人幫我,我隻要回去就會被我丈夫毆打,我冇辦法了啊。”

看著麵前這個女人手臂上深深淺淺的淤青,初黎驚得倒吸一口涼氣,已經冇有其他的心思去想這個女人為什麼知道自己的名字,與於煙默契地對視一眼,然後馬上把女人扶起來。

冇想到,竟然是個世界上竟然會對自己的妻子如此狠毒。

很快,她的丈夫就循跡而來。

初黎抬眼一看便愣住了,那人竟然是高中和自己一起打比賽的學長喬旭,還是莫予洲的同班同學。

印象中,他一直都是謙遜有禮的大男孩,預備賽時也一直鼓勵幫助自己。

這樣一個在外人看來善良的人,會家暴麼?

喬旭也認出了初黎,笑著打招呼:“這不是小學妹嗎?”

初黎起身,禮節性地朝他點點頭,莞爾道:“喬學長。”

“初學妹還和我妻子認識?”

“是啊,大學就認識了。”

“怎麼冇聽南荷說過。”

戴南荷有些結巴地幫初黎圓謊:“我和初黎是在市上晚會排節目時認識的。”

喬旭顯然不信,他的確知道初黎是有些才藝的,但這幾年卻一直冇有在S市見過和聽說過初黎,又怎麼會在市上表演。

“原來是這樣啊,也快到中午了,我們該回家了,南荷。”他故意把末尾兩字放得很慢,威脅的意味已經很明顯了。

初黎一把擋住喬旭要去拽戴南荷的動作,表麵上還是笑嗬嗬地說:“我們這麼久冇見了,不準備請我吃個飯?”

-不睡覺?”初黎冇回答,反問:“你為什麼不睡還悄悄在陽台抽菸?”“剛剛纔處理完公司的一些事情,在客廳抽菸味太大,怕傳到你那兒去。”“那你可以不抽的。”“……”初黎看著他無奈的樣子輕笑出聲,轉身靠在圍欄上,看著他黑白分明的眼眸在月光下忽明忽暗,如同泛著光的潭水。頭頂上繁星如沸,耳邊還是煩躁的蟬聲,但初黎總愛稱它為夏天的聲音。“莫予洲,我們誰先追的誰啊?”初黎朝他眨眨眼滿是好奇地問。莫予洲思索了兩秒,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