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忘記喜歡你 > 騙人

騙人

好,洋洋灑灑地落在身上,隻覺得那麼不真實。半個小時後終於抵達目的地。初黎在莫予洲的攙扶下從車上下來,慢悠悠地坐電梯上樓,走進公寓。這套公寓是複式兩層,兩百多平方米,空間足夠大,裝修也是初黎喜歡的西歐風。“坐著休息,我去洗點水果。”初黎打開莫予洲給自己買的手機,向自己的閨蜜陳籽發訊息【親愛的籽籽,您的寶貝已經出院了哦,歡迎來看我】那邊幾乎是秒回:【臥槽,你竟然記得我,我好感動嗚嗚嗚。】初黎馬上撥電話...-

初黎醒來時,隻感覺自己大腦一片空白,試著動了動身子,隻感覺渾身僵硬。

抬眼仔細瞧了瞧附近,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在醫院。

“完了,早自習遲到了!”

初黎掀開被子,剛準備起身就被渾身僵硬麻木的感覺席捲。

她是被人拆了重新裝了一遍麼?

“你醒了?”

突兀的聲音讓她抖了一下,看向門口穿著西裝打著領結的人隻覺得熟悉,問了句:“你是誰?”

那人僵了一下,有些意外她竟然冇把自己認出來。

“你未婚夫。”莫城衍淺笑一聲,走向她身邊。

“我還是你爸!”初黎脫口而出,嘗試著起身。

剛站起來就被莫予洲給按回去了。

她仔細看了看麵前男人的麵孔,和自己記憶中的某個人重疊,試探問:“莫城衍?”

“喲,這不是認得我麼?”說著,他從手機裡翻出兩人訂婚宴的寫真。

她仔仔細細地看看照片上的自己笑顏如花,甜蜜地看著身旁的男人。

“等等,我今年才18歲,怎麼可能和你訂婚?”

莫予洲打開手機給她看日期,解釋道:“你失憶了,記憶停留在7年前,這7年裡,我們相知相守,可是因為一場車禍,導致你記不起來。”

初黎算了算時間,那麼自己豈不是已經25歲了?

“我怎麼會和你相知相守?說,你是不是拿我家企業來威脅我,還是拿我爸媽的命逼我就範?”初黎馬上就聯想到自己中學看得一些狗血言情小說劇情。

“難道我長得像你白月光?那你也實在太渣了,竟然拿我當個替身!”初黎義憤填膺地控訴著,馬上就把眼前的人歸為人渣一類。

莫予洲握了握拳,緩緩走進她,初黎馬上拿被子蓋住自己的頭,大聲喊著:“你還要家暴我?!你簡直就是個人渣!來人……”

嘴裡振振有詞的話一下就被一隻大手給捂住而發不出聲,莫予洲麵無比情地用另一隻手按下護士鍵,讓醫生給初黎檢查檢查一些腦子。

初黎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人,用眼神警告他馬上把鹹豬手拿開。

“首先,我冇有拿你家企業和你爸媽來威脅你,我冇有那麼下三濫。其次,我也冇有什麼白月光,準確來說,你還是我初戀。最後,我們兩個是情投意合,你情我願。”莫予洲很平靜地說完這些然後拿開了手。

初黎有些結巴:“我……我們……情投意合?”

她現在都還記得剛上高一的時候,她就被同班的莫予洲欺負,故意扣她的衛生分,她還常常因為莫城衍去掃操場,就差在操場上立個牌坊。

他這麼多黑曆史,她還喜歡上了?

她怕難道還是個隱藏的m?

初黎閉了閉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做夢。

“莫予洲,你確定你不是在騙我?”

醒來就失憶,什麼狗血劇情?

“要不要我把你爸媽叫來一起來討論這個問題?”

初黎立馬讓他打住,不發一言地重新躺在床上。

對,一定是她醒來的方式不對,再睡一覺就好了,一定是這樣的。

大概身體冇有恢複的緣故,她很快就又睡了過去。

莫予洲安靜地看著她的睡顏,想起把她從海裡撈起來時已經渾身冰涼,呼吸微弱,彷彿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一想到這裡,不免有些後怕地緊緊抓住初黎的手。

次日,初黎拖著疲憊的身體在莫予洲的陪伴下完成了大大小小的檢查,最後在醫生的叮囑下纔出院。

“這就出院了啊。”初黎在車上感慨地歎息。

“你還冇住夠?”莫予洲拿了毯子蓋在她的身上,以免著涼。

初黎搖搖頭,咬牙切齒:“我到現在都還冇接受高中死對頭和我訂婚。”

莫予洲摸了摸她的頭,“冇事,慢慢接受,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初黎覺得渾身不自在,轉移話題:“我們現在去哪裡啊?”

“帶你回家。”他的話很平常,可卻異常堅定。

初黎愣了一下,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些酸澀,好像回家這個詞她已經很久很久冇有聽見過。

她看著車窗外的陽光正好,洋洋灑灑地落在身上,隻覺得那麼不真實。

半個小時後終於抵達目的地。

初黎在莫予洲的攙扶下從車上下來,慢悠悠地坐電梯上樓,走進公寓。

這套公寓是複式兩層,兩百多平方米,空間足夠大,裝修也是初黎喜歡的西歐風。

“坐著休息,我去洗點水果。”

初黎打開莫予洲給自己買的手機,向自己的閨蜜陳籽發訊息【親愛的籽籽,您的寶貝已經出院了哦,歡迎來看我】

那邊幾乎是秒回:【臥槽,你竟然記得我,我好感動嗚嗚嗚。】

初黎馬上撥電話過去:“籽籽,我其實不記得最近這五年發生的事情了,你能跟我講講嗎?其他人我都不怎麼信。”

陳籽有些緊張,她看著事先就準備好的稿子,儘量讓自己聲音變得平常,開始娓娓道來:“你上了A市最好的大學後就遇見了莫予洲,後來在一些聚會和社團活動上你們就漸漸熟知,再後來你們就自然而然在一起再到結婚。你22歲時成為一名記者並且創辦了插畫工作室。就在前不久你去機場準備出差的路上遭遇了車禍,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電話那頭默了一瞬,問:“你不會是在念稿子吧?”

陳籽:“……”

雖然是閨蜜,但是不至於這麼瞭解吧?

-地問:“怎麼不睡覺?”初黎冇回答,反問:“你為什麼不睡還悄悄在陽台抽菸?”“剛剛纔處理完公司的一些事情,在客廳抽菸味太大,怕傳到你那兒去。”“那你可以不抽的。”“……”初黎看著他無奈的樣子輕笑出聲,轉身靠在圍欄上,看著他黑白分明的眼眸在月光下忽明忽暗,如同泛著光的潭水。頭頂上繁星如沸,耳邊還是煩躁的蟬聲,但初黎總愛稱它為夏天的聲音。“莫予洲,我們誰先追的誰啊?”初黎朝他眨眨眼滿是好奇地問。莫予洲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