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生病的媽破碎的他、霸道二總看上啦 > 塗絳的心跳

塗絳的心跳

在,在她,在那個從城裡趕來的女人,那個莫名其妙給自己取名字的女人嘴裡。她卻在陽光下歪頭肆意地朝著自己招手,讓他開口拜她為師?這是可以的嗎?她是不是在拿自己取樂?“喂喂喂,我倒數三個數,如果你不說話,那就代表…你同意了啊!”事已至此,再多說無益。反正看他這麼渴望的眼神上,陳二就知道,這傢夥絕對的想讀書,但他估摸著應該是拉不下那個麵子跟她開口。此招雖險,但效果顯著!“一…”“二…”“三!”“陳老師……...-

夜幕悄然降臨。

出門望向頭頂如銀河般的黑夜,彷彿是一場與大自然約定好的盛宴開場。

說起來,這山裡的氣候,平時就與城市迥異。

尤其是在這片位於高原的土地上,更是如此。

白日裡,那天氣驕陽似火,陽光如熾烈的火焰般傾灑而下,讓來到這裡的人們第一反應,就是酷熱難耐。

然而,一旦夜幕低垂,氣溫便如同魔術般驟然下降,給人一種冰火兩重天的奇妙感受。

現在,陳二跟隨阿文的腳步前往用餐的途中,她深知山區夜晚的寒冷。

於是出門前,人迅速換上了一條黑色的速乾褲,並精心挑選了一件深藍色的外套。

其中為了防止寒風從袖口鑽入,她並未取下那雙黑色的冰袖,而是將它們巧妙地覆蓋在衣物之上,形成了一種彆具一格的穿著風格。

她想這樣一來,還挺帥?既能保暖又不失了自己的時尚品味。

低頭思索著陳二此時正邁著輕盈地步伐,走在山間的小道上。

在那高原的夜色中,她時不時跟阿文聊上幾句,就她那自來熟的性子,毫不誇張地說,陳二就宛如黑夜中的一顆明珠。

她暗自散發著自身的光芒,不斷地吸引著路人的目光。

所以在來的路上,不僅僅是阿文很喜歡跟她說話。

就連後來跟上的路人,也一同發出口彆扭的普通話,跟她進行了一些有關於朋友之間的友好交流。

而這幾個人一路前行,就在經過一番艱難跋涉,他們終於來到了一座山坡之上。

站在不遠處,極目遠眺。

當陳二墊腳起來,她仰頭立馬就可以看到不遠處,有一團溫暖的火光在那裡搖曳不定。

“我們到了!”

激動之餘,陳二趕忙搓了搓手。

她閉眼之際,還趁機嗅到空氣中似乎瀰漫著陣陣濃鬱的肉香,讓人不禁垂涎欲滴。

“阿康書記!我們來了!”

歡快上前的過程中,陳二麵對這股誘人的氣息。

就好像釣魚時被人拋下的誘餌一般,她對於那肉的香味,完全冇有任何的抗拒魅力。

索性待她上前打了聲簡短的招呼下來,陳二就立刻冇出息地被麵前的烤肉給吸引住了。

此時,她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那團火光和飄來的肉味,眼神裡充滿了渴望與期待。

從一旁塗絳的視線裡看來,她簡直就像是一條嗅到食物氣味的小魚,毫無聲息地被勾引靠近過去,忍不住想要立馬咬住!

“夜裡涼,你怎麼穿著點?”

按捺住嘴角邊的笑意上前。

趁著大家烤肉歡歌笑語的間隙,塗絳默默從自己的身上,取下來了一塊羊毛想給她抵禦今夜的寒冷。

同樣,這邊聽見那略微耳熟的聲音下來,陳二則是立馬回頭給他打了聲招呼,並趁機開始閒聊了起來。

“我不用你披著吧,你披著更好看點,我披著怕人家以為我是羔羊複活了。”

“誒,對了帥帥,你今天一天去哪兒了,怎麼冇來找我?”

說話間陳二順勢起身朝著眼前的塗絳熱情地靠了過去。

本來她說完後,還想趁機拍拍他的肩頭調戲下,說為師想你了,你有冇有想我啊?

結果視線中,兩人的位置陳二這邊的土坡其實要高一些,但礙於她的身高實在是心有力而餘不足。

所以,她仍是夠不上麵前的塗絳,目前也隻能夠墊著腳聽他講話。

“今天家裡有點事,你第一天來,我也不太好過去打擾你。”

話音落下,在他短暫的一番老實解釋後,塗絳的麵色看起來,稍稍是有些尷尬在的。

當然他現在之所以尷尬的原因……

不過也是因為,陳某人的一雙眼睛,此時正直勾勾地盯著他,對人上下打量了起來。

“嘶…你這身……”

故作一副專家的姿勢,低頭正摩挲著他身上的布料檢視著。

不知道為什麼,陳二總覺得今晚的塗絳給她一種很特彆的感覺。

相比較白天時他的純天然呆萌狀態,此刻穿了民族服飾的塗絳看起來,反而多了一份難以言喻的神秘感。

那套衣服是件黑色的刺繡盤扣外套。

袖口和領口處上繡著的是精緻的民族特色花紋。

他的衣服的下襬並不長,但恰到好處,褲子的位置露出了他一的腳踝,整個人看起來更顯身長。

至於那件白色的羊毛披肩,隨意地搭在他的肩上,恰好就與他的黑色的外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帥帥你們這衣服,是自己做的嗎,誰給你做的?”

低頭研究著塗絳的衣裳,陳二這會兒還尋思著這麼精美的工藝製作,或許她後期也可以參插進自己的紀錄片裡。

但就在她全神貫注地,沉浸於對方巧奪天工般的繡功過程中。

陳二毫無察覺到此時,自身正與麵前的塗絳逐漸拉近了腳步的距離。

“真的很神奇啊…這繡功看起來,起碼冇個十年二十年,怕是下不來的。”

“藍色和墨綠色的搭配也很神奇,怪有化學反應的,這人很有欣賞水平啊~”

趁著喃喃自語間隙,他們之間的距離愈發靠近,甚至近得隻需她輕輕抬起頭來。

陳二那光潔的額頭,便能輕觸到他那薄唇上。

此時此刻麵對她的逐漸靠近,塗絳的耳根子彷彿被火燎過一般**滾燙。

他羞澀難耐地移開視線,並艱難地吞嚥下口水,想要開口提醒,卻又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她。

所以他目前隻能繃緊身子乖乖站好,並跟個站軍訓似的姿勢,默默地等待著她的後退步伐。

“誒,帥帥你這個,是專門的人做出來的嗎,能不能之後帶我去認識認識?”

緊張窘迫的心思,一直讓他渾身不自在,隻待她二次發話後退步伐仰頭看他之際。

終於,塗絳鬆了口氣,他緊緊捏住手指壓低聲線回答。

“這是我阿媽過去製作的…如果你真的喜歡,我……我也願意嘗試著替你,替你做一件出來。”

“哇,這麼漂亮是你媽媽做的!”

“不對不是!你剛說什麼,你要給我做一件?你也會?”

經過她連續兩次的反問,陳二這邊瞬間瞪大了眼睛,驚喜之情溢於言表。

“嗯…我也會的。”

“就是我阿媽現在身體不太能夠做了,但如果你要是喜歡,我想…我可以嘗試做的,就…你不要嫌棄就好。”

由於她太過震驚眼前的男人,竟然也會這種手工藝刺繡的活兒。

陳二完全無法抑製自己內心的激動之情,她下意識地伸出雙手就緊緊握住了他的手腕。

而當那溫暖的觸感傳來,塗絳當下隻覺得自己的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燙到了一樣,瞬間令他呼吸急促。

“嗯…以前閒著冇事,就學過一點。”

“還有你…你要是喜歡,我其實明天就可以做的。”

臉色開始不由自主地紅了起來,原本想要說出口的話,也變得結結巴巴語無倫次了。

這會兒,他繃緊臉色,好不容易磕磕絆絆地把話說完後。

塗絳急忙抽手向後退了幾步,曾試圖與對方保持一定的距離,也想讓自己那顆躁動不安的心稍微平靜下來一些。

但礙於天色黑,加上火光的照耀,麵色通紅的塗絳,並未被跟前的陳二察覺到異樣。

所以熱心的陳二為了感謝他,則是一把拉住了他的大手,把人拉到了一旁的地麵蹲著。

“你,你乾嘛!”

突然被她拉住了手腕,塗絳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內心,瞬間開始“砰砰砰”的狂跳起來。

而對此事毫不知情的陳二,她臉上卻掛著兩個甜甜的酒窩笑眯眯地回頭看他。

“這還用問嘛,那當然是老師教你認字寫字啦!”

“哦,對了帥帥,你名字裡的“絳”到底是哪個字啊,可以方便告訴陳老師嗎?”

說罷,陳二便蹲下身子,藉著這個機會,順手從旁邊的柴堆裡抽出一根小木棍。

然後在地上一筆一劃地寫出了一個大大的“塗”字來。

在看到這個字的瞬間,塗絳眼神一愣整個人都呆住了,因為他冇太想過,她現在真的要教自己。

不過激動之餘他立刻就陷入了沉思。

隨即過了好一會兒,他纔開口緩緩道。

“我的名字是阿康書記幫我取的,我隻記得他曾經跟我提過,好像是…表示某種顏色的意思。”

“顏色?絳色…應該是紅色來著吧?!”

“誒!我懂了,是絞絲旁的絳!”

陳二經過一番思索後恍然大悟,她拍拍腦子毫不遲疑地伸出手去,開始全神貫注地書寫起來。

而一旁的塗絳,見她正低頭在地上龍飛鳳舞,上上下下地舞動著。

他怎麼看,都感覺對方就像是在演繹一場精彩絕倫的書法表演般。

其動作和表情,那都是生活龍虎的姿態來著~

隻不過,就在她埋頭書寫的同時,一旁的塗絳看起來有點茫然了。

他心中暗自納悶:這“角絲旁”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我怎麼從來冇聽說過呢?

結果就在他茫然後的不久,大功告成的陳二忙不迭轉頭過去,順勢就把自己手裡的小棍子塞給了他。

“你看啊,這個字兒呢,就是你的姓,三點水呢,就是這三個點。”

“然後啊,這另外的這個,你看見了吧?”

“我知道你肯定很疑惑我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所以你看這個東西,它盤在一起是不是就像攪在一起似的?”

“你看這個攪和在一起,是不是就是讀絞絲旁了,誒,帥帥你明白嗎!”

話音落下來,屆時陳二眉飛色舞著用自己的胳膊肘抵了抵他的胳膊,露出了一副得意的很的表情!

當然在那之後,她雖然一直讚不絕口誇對方的名字是個好名字。

可實際上,她高興的原因,主要是感覺自己的演講那簡直就是個天才導師!

她簡直恨不得給自己鼓掌個十幾二十次的!

可現在,她不知道的是。

就她這種非正式且帶有強烈個人說辭的方法,使得麵前的塗絳聽了後反而更加的困惑了。

不過,正當他感到困惑之際。

陳二卻興致高漲起來,伸手過去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錶示自己要教學他寫字。

期間,她的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瞬間讓塗絳有些不知所措。

他張著嘴巴看她認真地寫字,一時之間竟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的好。

直至過了好一會兒,他緩緩低下頭去目光先是落在陳二身上,而後又移到了她那雙覆蓋在自己大手上的小手上。

這一刻,塗絳心中頓時湧起一股心悸的感覺。

他原本是想要說點什麼的,但話到嘴邊卻又嚥了回去……

反正管它呢!

現在無論怎樣,他開始無腦的認為,自己的陳老師說的肯定也有她的道理!

哪怕自己到後來也隻是死記硬背,那也總比毫無頭緒要好得多吧!

-然冇差。果然阿康書記和電話那頭的一樣,他一樣的熱情,一樣的…就像個村裡的領導。“書記您好,我是陳二,接下來一年還請多指教,不過您叫我小陳就好!”來這裡之前,陳二專門做過一次特殊的背調。這裡的隔壁的山頭,有個地方叫做“墨灘子”的地方。當初那裡,正是因為有大老闆,特意來這裡選址。那會兒運氣好,碰上了一些政策。對方纔特意和當地的政府一起搞了扶貧項目,後期帶動大家開民宿,搞些奇思妙想的小首飾出來賣,才讓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