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生病的媽破碎的他、霸道二總看上啦 > 你為什麼要拍紀錄片?

你為什麼要拍紀錄片?

囂到達山村的泥濘。來之前,陳二其實已經計劃好了,拍攝這次的人文紀錄片,大概花費的時間不就是區區一年罷了。反正一年四季,不過春夏秋冬,眨眼而過,冇有任何的拖延說法。況且今兒個自己坐著冇有任何安全措施的“125”摩托進去。明兒個指不定,她就能夠坐個加長版的林肯被人鞭炮地毯的請出山呢?當然這些到目前為止,都還是隻是陳二的幻想罷了。眼下坐著前麵老哥的“飛車”,陳二一路的顛簸,她感覺自己的屁股快要裂開八瓣兒...-

有關於陳二親自教塗絳認字學習的這件事,到後來,他自然是答應保守秘密的。

不過在此之前,他們雙方私下約定好,陳二來到這裡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教書育人,同時她還肩負著其他更為重要的使命。

因此,她並不能隨心所欲地時刻教導塗絳,隻能等待自己有空閒的時候才能進行。

但就在兩人約定好的不久。

當塗絳將陳二送達村支部樓下,就在即將分彆之際,他卻忽然停下腳步疑惑問她。

“什麼是紀錄片?為什麼一部公益紀錄片對你來說這麼重要,居然值得你千裡迢迢地趕來這裡?”

在他的這句無關要緊的話落下後,陳二清晰地記得。

那一天烈日炎炎,陽光格外耀眼奪目。

眼前的那個男人。

他的眼眸宛如一顆晶瑩剔透的玻璃珠子,在那燦爛的陽光下…閃爍著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直勾勾地凝視著她。

刹那,麵對塗絳突如其來的好奇心。

陳二身子頓時一僵,她心虛地抿唇,竟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窘迫而來。

其實她剛纔差點就脫口而出,他不懂,他不懂冇有出道,等一出道就能夠拿上最佳紀錄片導演的含金量,這種身份會是有多麼的牛掰!

可在經過她一番短暫的深思後。

陳二認為如果自己將這些話說出口,未免顯得過於現實和功利了些。

不僅如此,稍不注意,她還可能會給這個未出過大山的男人,帶來一些對外麵世界的不好印象。

所以她遲疑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選擇了一種委婉的方式來迴應,跟人打起了“太極拳。”

“現在的你還無法理解,等到將來,當你學會認字和閱讀時,你自然而然就會明白我來這裡的目的了。”

那時,當陳二說出這番話時,她還天真地認為這是自己應對他的最佳答案。

然而,僅僅一年之後。

陳二就將會親身體驗到,當子彈準確無誤地擊中一年後自己眉心一刻。

她曾經說過的那些話…到底會有多麼的諷刺。

當然,此時此刻的她並不知曉未來之事的發生。

所以在目送塗絳離開後不久。

待村支部書記阿康正如預料中的那樣,迅速從樓上飛奔而下後,陳二已經將塗絳的問題拋之了腦後。

“你好你好!陳導演是哇!我是阿康,咱們之前聯絡過滴!”

蹩腳的普通話轉瞬入耳。

在回頭見到村支部書記阿康的一刻裡,陳二其實還挺嘚瑟的。

因為她覺得,這裡的一切跟自己猜測的果然冇差。

果然阿康書記和電話那頭的一樣,他一樣的熱情,一樣的…就像個村裡的領導。

“書記您好,我是陳二,接下來一年還請多指教,不過您叫我小陳就好!”

來這裡之前,陳二專門做過一次特殊的背調。

這裡的隔壁的山頭,有個地方叫做“墨灘子”的地方。

當初那裡,正是因為有大老闆,特意來這裡選址。

那會兒運氣好,碰上了一些政策。

對方纔特意和當地的政府一起搞了扶貧項目,後期帶動大家開民宿,搞些奇思妙想的小首飾出來賣,才讓整個村民們的生活都跟著變好的。

所以從那以後開始,阿康村支部書記親眼目睹人家隔壁的改變後。

他那眼饞的,簡直恨不得也有人馬上來他們這裡扶貧開發!

隻是這左等右等的,連續三年過去了,因為地勢較差的原因,他們這裡都冇有任何的風聲說有人要來他們這裡的。

但!就在村支部書記阿康即將放棄的一刻裡。

終於,他覺得他們的村子,又迎來了新的曙光。

是的,那個曙光就是陳二。

前不久,在兩人聯絡上的那會兒開始,其實他就已經做過了短暫的瞭解。

阿康在得知陳二是導演,想來這裡拍攝紀錄片後,他雖然不知道她拍攝過什麼作品。

但一通電話下來,陳二嘴皮子利索得很,她吹得天花亂墜搞得阿康都開始跟著激動萬分了!

所以這次,阿康急匆匆下樓的時候,他還特彆隆重地,把自己珍藏多年的西裝外套給換上了。

當然有這種好事情,作為村支部書記的阿康,肯定是不會一個人來的。

是的,下樓的功夫裡他順道把在樓上工作的人,都給喊下來了。

期間,下來的人,他們總共有八個人吧。

每個人看起來臉色都是灰灰的,其中還都帶有一團十分明顯的高原紅點綴在臉上。

雖然這會兒各自都拿出了自己比較得體的衣服來,但每個人看著,都還是皺巴巴的跟個牛肉乾兒似的。

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們的自信心。

因為同一時間,他們還整理了下自己乾巴巴的髮型,覺得自己今天穿得是非常得體的!

“大家好,我是陳二,是來這裡拍攝紀錄片,參加扶貧工作項目的總導演!”

起初,在見著陳二帶著行李箱和脖子上的相機跟麵前的幾人主動微笑著打招呼時。

大家眯著眼睛站在太陽下看了她好幾眼,都覺得比較奇怪。

因為他們冇想到,怎麼不遠千裡來到這裡的導演,居然是個女人啊?

“巴拉巴拉扒拉扒拉卡卡西瓦米卡瓦它……”

“極了嘰裡呱啦管理極了卡尼嘰哇嘰哩呱啦呱啦啦”

“嘰裡瓜啦瓜尼瓜呱哩呱啦呱噠哇哇哇!”

眼下具體的對話,陳二壓根兒不知道,站在旁邊的那三個男人正在嘰裡呱啦的對著自己說些什麼。

但是看錶情,她多少能夠猜測出其中的可能。

一:他們覺得自己是女性,所以下意識地覺得,自己應該是不靠譜的。

二:他們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什麼參加這麼大的拍攝工作,卻隻有自己一個人來。

當然,陳二心中雖然已有了答案,而且她確實也猜測得**不離十了。

但此時此刻的她,還冇有那個心思想著當麵問人的。

畢竟她又不是二愣子,自己既然來到了人家的地盤,那她就得收斂著點,千萬不要做一些太過膽大妄為容易得罪人的事兒來!

所以在那之後,她先是禮貌性地跟麵前的幾人笑了笑。

隨即陳二熟練著套路就從自己隨身攜帶的揹包裡,掏出來了幾塊包裝好的精緻盒子,特意朝著跟前的幾人一一麵帶笑容俯身著地給人遞了過去。

“不介意大家就都拿回家去嚐嚐吧,這是我們當地的某種特產糕點,我專程從A市帶來的!”

來的時候都說,山裡的人淳樸。

他們冇有接觸過外麵的世俗洗禮,就很容易被人給套路。

所以這次給人的禮物環節,說到底也是陳二特意給人家下的套,想讓對方關照她。

隻是陳二並不知道的是,區區幾塊糕點,人家隻是簡單的嗅了下後,壓根兒就不稀罕給糕點眼神了。

而這種情況下,對於陳二這個從小到大油嘴滑舌的人來說,麵對這樣尷尬的場景她還是頭一次。

不過幸好,關鍵時刻還是阿康上前,主動打破了這次大家的僵局。

“呃…那個一路上陳導演也累著了,這樣吧,我帶你去他們家裡,就是阿文家,她就是你這次的采訪人。”

因為來的人裡冇有其他人,加之陳二又是一個女性,表現得還特彆不靠譜也冇有什麼專業的文書帶來。

所以在那之後,村裡的好幾個人都不帶願意搭理他的。

既然這樣,那冇法子了。

就算陳二心裡頭再怎麼不舒服,那人家不願意搭理她,她也隻能尷尬地摸了摸鼻尖,跟在阿康的身後灰溜溜地離開。

原本,在這裡碰了一鼻子灰後,陳二尋思著,這山裡人也不好騙啊?

丫的,賊聰明來著!誰忽悠她說隨便帶點東西進來就能夠把人哄得跟個傻子似的?

然而,就在她極其鬱悶的途中,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卻完全出乎了陳二的意料之外。

在去往阿文家裡的途中,陳二得知阿文是這裡的寡婦她現在才二十三歲,無兒無女。

至於原因,那也是她老公在十九歲的時候,不慎趕牛,颳大風遇見天氣差的,當天就給墜崖死了。

“十九歲就死了?那他們結婚……”

“誒,阿文這女娃子苦得很,她十七歲就嫁給她老公了,結果哪個曉得,哎!”

剩下的話,阿康書記冇有再多說什麼,因為多說無益。

是的,他們偏遠的地區就是這樣的。

其實從他們無法及時享受到教育這一點開始,就可以明白了。

結婚的事情,也一樣。

一直跟從前…就都冇有差。

隻是,這個插曲的到來,還冇讓她短暫消化完畢。

當她聽阿康說,村子裡竟專門為她舉辦了一場盛大的酒席,並且隻等待著她晚上前去與村民們一同圍著篝火享用美食時。

她終於恍然大悟,原來之前自己為了一己私慾拍攝紀錄片,隨口胡謅的那些大話居然真的被大家給當了真!

這會兒看來,他們是真想讓自己帶領他們脫貧了。

其實,路上一路走著,她也想過,自己一年後要是真拿獎了,或許那還真是行的。

但萬一她拿不著,以後要咋辦……

-,這山裡人也不好騙啊?丫的,賊聰明來著!誰忽悠她說隨便帶點東西進來就能夠把人哄得跟個傻子似的?然而,就在她極其鬱悶的途中,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卻完全出乎了陳二的意料之外。在去往阿文家裡的途中,陳二得知阿文是這裡的寡婦她現在才二十三歲,無兒無女。至於原因,那也是她老公在十九歲的時候,不慎趕牛,颳大風遇見天氣差的,當天就給墜崖死了。“十九歲就死了?那他們結婚……”“誒,阿文這女娃子苦得很,她十七歲就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