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你叫不醒一個惡毒男配 > chapter3

chapter3

握拳頭,感受到力量逐漸恢複,於是慢慢起身,走進衛生間開始洗漱。鏡中的人被稱之為少年也不為過,看上去還像是讀大學的年紀,黑色碎髮有些淩亂,微濕地貼著頭皮,額頭佈滿細小汗珠,臉精緻得恰到好處,上挑的桃花眼平日淡淡的,此時卻泛紅含淚,嘴唇殷紅,隱隱帶著牙印。嘖,真是一副被淩虐狠了的慘樣。蕭藍青忍不住想。啊……呸!簡單打理了一下,套上簡單的白襯衫、牛仔褲與小白鞋,蕭藍青匆匆出了門。左耳的黑色耳環被陽光輕晃...-

“漲了0.2?”蕭藍青挑眉,突然間有了點興趣。

【也有可能是合作完成,聞成也一時高興,因為從來冇見過漲這麼一點好感度的。】係統找補了一句。

“你是係統,你們還查不到?”

【我是好評係統……攻略類的任務不在我的職責範圍內,無法獲得特彆詳細的數據。】

他嗤笑:“你們主神也查不到?”

【這種小事怎麼能麻煩主神大人!】

見係統如此理直氣壯,蕭藍青閉上了眼,懶得再跟它廢話。

由於聞總的利索拍板,蕭藍青負責的這方麵很快就完成,轉頭跟後麵的人對接好後,回到公司快樂摸魚。

一時間整個人都徹底放鬆了下來。

估計他也不會再見到聞成也了。

那點破好感度漲就漲了吧。

卻不成想冇過兩天就和對方坐在同一桌子上吃飯。

蕭藍青:“……”

自己作的孽啊……

起因是合作對接後,為了釋出會,需要幾個大的遊戲主播打打新登場的boss帶帶熱度。

包括許言晰在內的幾個主播赫然在列。

蕭藍青知道自己隻是個捏臉師,開發和策劃那邊不出來主線和打法,一般是輪不到他上手摻和的,就是不知道教主播打遊戲這件事怎麼就落在了他的頭上。

他不想乾,可老闆用錢誘惑他,

那好吧。

蕭藍青教其他人都是正常的教,但到了許言晰這裡,就不是了。

他教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甚至頭頭是道地一股腦灌給了許言晰,最後對方真覺得自己會了,信心滿滿去打了5V5,戰績難看地全盤輸掉。

視頻還被人傳到了網上。

許言晰成了圈子裡群嘲的對象。

係統當時還質問他乾了什麼?

你說乾了什麼?

不是你們說,他會坑害主角受,害人家在遊戲裡輸掉,甚至有黑粉噴受,他還袖手旁觀的?

蕭藍青隻不過讓劇情提前發生而已。

這把係統給氣得半死。

於是第二天,蕭藍青就收到了聞成也的好友申請。

彼時他翹班在家,剛剛睡醒,腦子正在發矇,看到這條資訊更是轉不動了。

……不是該永世不得相見了嗎?

任自己又躺平了一分鐘,他默默通過了好友驗證,在等待對方發訊息的空檔走進衛生間洗漱。

身為許言晰的老闆……兼他男朋友的死黨,聞成也親自出麵澄清這件事,也挺正常。

對方先是發了個館子的位置,隨後跟上一句話。

[聞成也]:十二點來這裡,我們談一下方案。

[青青蘿]:嗯。

蕭藍青懶,所以直接在接近市中心的地段選了大平層,離CBD近,通勤不愁。

聞成也訂了傢俬房菜的位置,離他家很近。

這也造就了現在的場麵。

聞成也將菜單推至他麵前,“你看看想吃什麼。”

蕭藍青冇注意他熟稔的語氣,嬌羞一笑:“謝謝成也哥哥~”

聞成也:“……”

這家餐館蕭藍青有錢時候冇少來,迅速點了兩道自己愛吃的,就將菜單推了回去,

聞總接過菜單,轉頭跟服務員又說了兩個菜名,這才又將視線放在蕭藍青身上。

現在蕭藍青纔有點回過味來。

按理來說,他纔是搞事的那方,為什麼聞成也要請他吃飯?

難得存在的良心提醒他。

他……他又倒反天罡了?

不對!

一定是這廝有詐!

蕭藍青眼底藏著警惕,悄咪咪地瞥了一眼聞成也。

對方的溫和不似假象,可下一秒就拿出手機,當著蕭藍青的麵放了許言晰直播被罵回放,冷淡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臉上,似乎是不願意放過他任何一絲情緒。

蕭藍青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遊戲內容,而是許言晰的表情,似乎是難以置信自己一直輸,然後又被黑粉逮著罵的委屈表情。

心底冒出了不忍。

但是……

他瞬間披上自己的白蓮花人設,微微咬了一下唇瓣,怯生生地看了聞成也一眼,明明眼角發紅,卻依舊努力笑著說:“不怪言晰,是我冇教好……”

聞成也目光依舊冇什麼溫度,不為所動,“是嗎?那蕭老師也教教我怎麼打。”

“可是這裡冇電腦……”

聞成也:“昨天喻總髮給我app的新版本,手機也可以吧。”

蕭藍青愣住了,最終才點下頭。

蕭藍青將那套說辭也忽悠給了聞總,再多說一句就露餡的時候,對方抬手阻止了他。

“蕭總請吧,我們一起打一把5v5。”

“哦。”

蕭藍青開了一把團戰,邀請聞成也作為對手組隊。

遊戲開始30秒,迎來遊戲係統第一條播報——

【戰鼓擂動,榮譽加冕!“蕭何”勇猛無敵,斬獲首殺,點燃戰火!】

【“青青蘿”不幸落敗,等待下一次重生!】

蕭藍青被“蕭何”方纔的操作秀了一臉,看著自己灰掉的螢幕:“嗯???”

他的臉上瞬間漾起燦爛的笑顏,眼中更是寫滿了深深的崇拜,虔誠與敬仰溢於言表,“成也哥哥好厲害,根本不需要我教嘛。”

但他心裡在罵人。

忽悠了半天全白搭,這人壓根兒就知道怎麼玩兒!

一把遊戲25分鐘左右,蕭藍青簡直就是在被對方按著打,剛有個苗頭想反擊就被摁了回來。

直到徹底輸掉。

蕭藍青:“……”

他回去也寫小說!

首當其衝,先把聞成也寫死!

在兩人打遊戲期間,服務員已經將菜上齊。

聞成也放下手機,麵無表情看著蕭藍青,倏然硬邦邦地問道,“你喜歡薑止?”

蕭藍青已經被他的目光盯得發毛,聞言突然懵了。

薑止?

誰啊?

他還冇回答,聞成也的表情恢複了些許溫度,“蕭總動筷吧,我們現在商量商量如何幫許言晰洗白。”

蕭藍青剛吃了一筷子口水雞,瞬間覺得嘴裡的肉不香了。

能不能吃完飯再談?

聞總不給他這個機會,“如何不留痕跡的……

蕭藍青放下筷子,深吸一口氣,打算快刀斬亂麻,“明星的號?還是電競圈裡大神的號?想用誰的號澄清我去找。”

聞成也:“……”

“先吃飯吧。”對方語氣透著無奈。

蕭藍青點頭,甩給他讚賞的眼神,埋頭乾飯。

聞成也吃飯安靜,優雅地端著碗筷,細嚼慢嚥,另一邊則畫風突變,吃個飯風起雲湧的,恨不得一口全吞。

都吃得差不多了,蕭藍青剛想開口談論方案的問題,就見對方看了一眼手機,皺眉直接給那邊發了語音,“這個方案不行,換一個,把鍋都推彆人身上,然後害彆人被人肉被網暴?”

他閉上了嘴,同時也明白聞成也還是讓自家公關出的方案,頂多讓他選一個合適的。

“把這個方案給我看吧,”蕭藍青清了清嗓子,知道聞成也皺眉朝他看過來,理直氣壯,“本來就是我的鍋,我的個人資訊他們查不到,也不怕被網暴。”

對方隻是皺眉看著他,冇說話也冇動作。

蕭藍青聳肩。

他原本就是為了噁心係統,下意識照著係統的反麵做了,害小孩被罵、牽連到無辜的人,是他當初思慮不周,後果也冇什麼承擔不起的。

蕭藍青死都不鬆口,也暫時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案,聞成也還是將方案發了過來。

簡而言之,就是調出當初他教其他博主及許言晰的監控,再放上其他博主的正常打法及戰績,最後再bala一堆勝敗乃兵家常事的屁話。

蕭藍青看完了直接發表意見,“就按這個來唄,那群主播都送到我們公司培訓的,會議室有監控,我去找老喻要。”

聞成也一直都冇說話,緊鎖眉頭很不讚同他一頭熱的做法。

【蕭藍青什麼時候下線?什麼時候下線?這個傻逼什麼時候下線?!!!】

【要不是他,困困怎麼可能被罵?寶貝一生順遂怎麼就碰到個這麼噁心的東西!】

【姓蕭的冇感受過愛吧?不然會這麼惡毒地害一個小朋友?嫉妒心作祟!】

蕭藍青猛地抬眼,瞪著包間裝潢精緻的屋頂,深吸兩口氣企圖壓下這股難以形容的情緒。

就在他差不多要壓下去的時候,係統警告的聲音再次在腦中響起。

【由於讀者再次集體打分——963號宿主蕭藍青,分數1.4,將扣除相應生命值作為懲罰,現在生命倒計時10天。】

蕭藍青剛想彎起嘴角,嘲一句誰他媽在乎,係統的下一句話,徹底將他這句話堵在了喉嚨裡。

【因為宿主的個人行為導致自己提前下線,我們將會在宿主的親人中選出一位頂替宿主的惡毒男配位置。】

“你說什麼?”半晌,他才啞著嗓子問出一句。

-

吃完這頓飯,聞成也回到了辦公室,目光落在透明觸控玻璃桌上,不禁出神。

蕭藍青那張清冷的臉上,眼眸突然變得通紅,眼睛彷彿被淚水沖刷的琥珀,透出一股難以言喻的脆弱,像是被人點到了傷心事,表麵卻還在硬撐,這副模樣還時不時在眼底浮現,

如同烙印般刻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讓他感到煩躁。

他伸手隨意掃了下桌麵,全息螢幕立刻出現在眼前,他輕聲道:“079。”

【我在。】係統立刻迴應。

“檢視蕭藍青以往的狀態。”

【……他的情緒一直起伏不大,但就在剛纔,怒意值突然飆升到了最高點。】

聞成也輕歎一聲,漫漫垂下了眼,遮住眼底翻湧的情緒:“對他溫和一點,規矩是死的。”

作為主神,他的話對係統而言就是無法反抗的命令,係統無法反駁。所以在聞成也感受到係統輕微的波動後,主動開口:“有事就說。”

【那您為何還堅持要我綁定蕭藍青來完成任務呢?】

他苦笑一聲,冇有直接回答,隻是擺手讓係統回到蕭藍青身邊,這才緩緩睜開眼,露出眼底一片複雜。

因為……

不做些什麼,蕭藍青真的會死。

-冇聽進去!但係統還是見縫插針安利聞成也,順道把他的個人生平也一起甩了過來。【聞成也,25歲,高知家庭出身,父母都是A大教授,中學叛逆時期開始接觸二次元……18歲創立工作室,趕上風口時期,大三那年順利將工作室轉型成了蕭何文化。】【最重要的是!聞成也他還是個——】【母單!】母單?誰不是啊?【毫無戀愛經曆,肯定特彆好攻略!】係統極力推銷。蕭藍青完全提不起勁,躺在駕駛座上緩解著剛纔被掐脖子的疼痛,現在還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