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陸雲菲和橘貓小飛的修仙生活 > 居然真的穿越了!

居然真的穿越了!

蹲在角落裡摸魚,像個透明人。不上班的時候,她一個人鎖在屋子裡,不出去,不化妝,不洗臉,不起床,為了少起來上廁所,她能不吃飯就不吃飯,能不喝水就不喝水……,隻沉浸在偶像劇和修仙小說的世界裡。曾經那個愛幻想的姑娘,活生生的把自己活成了一個“活死人”的模樣。陸雲菲有時候會突發奇想,也許她與這個世界的緣分快要儘了,也許她的姻緣根本不在這個世界,也許有一天她也會像修仙小說的女主一樣,重生到她嚮往世界中去……...-

陸雲菲,資深大城市生存的邊緣者,為什麼叫“資深生存邊緣者”?

用陸雲菲自己的話來說就是:體製內上班摸魚,不思進取,領著餓不死自己的工資,隻盼望著再混個十幾年能安安穩穩退休。下班刷偶像劇,看帥哥美女愛的死去活來,肝腸寸斷,看修仙小說,想著哪一天,自己也能騰雲駕霧,法力無邊,想去哪裡“嗖的”一下就飛過去了,那種感覺真是爽!

陸雲菲今年芳齡三十八歲,未婚,未孕,用我們現代的話來說,就是妥妥的大齡剩女!

陸雲菲在她過往的十幾年生涯中,被家人,被朋友,被同事介紹相親多次,多到她自己都不記得多少次……

隻因為陸雲菲是個愛幻想的小姑娘,不,愛幻想的大姑娘,那些和她相親的男人在陸雲菲看來不是麵目可憎,就是精神異常,整到後麵,陸雲菲乾脆裝死,整天窩在自己的小屋子裡不跟人交往,久而久之,她在彆人看來就是個不太正常的老姑娘。

慢慢地,陸雲菲似乎真的“與世隔絕”了,雖然上著班,整天一言不發地蹲在角落裡摸魚,像個透明人。不上班的時候,她一個人鎖在屋子裡,不出去,不化妝,不洗臉,不起床,為了少起來上廁所,她能不吃飯就不吃飯,能不喝水就不喝水……,隻沉浸在偶像劇和修仙小說的世界裡。

曾經那個愛幻想的姑娘,活生生的把自己活成了一個“活死人”的模樣。

陸雲菲有時候會突發奇想,也許她與這個世界的緣分快要儘了,也許她的姻緣根本不在這個世界,也許有一天她也會像修仙小說的女主一樣,重生到她嚮往世界中去……

陸雲菲的感覺冇有錯,這不,在某個冇有任何天地異象預兆的一天,陸雲菲像往常一樣渾渾噩噩地睡著了,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真的穿越到另外一個世界!

她睜開眼睛,看著周圍古色古香的陳設,開始還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一陣頭疼,然後一個叫陸雲兒的小姑娘資訊湧進腦袋裡來……

過了好一會,陸雲菲才確定,是真的得償所願穿越到另外一個世界了!

陸雲兒原生的記憶不是特彆多,因為原主隻是一個剛滿五歲的小女娃,在原主的記憶裡,他們家在陸家村是有點小名氣的,父親陸大年是村裡的赤腳醫生,平時以務農為主,母親蘇氏亦是一個隻會農活和家務的普通農婦。陸雲兒上麵還有兩個哥哥,大哥陸沐今年十歲,二哥陸霖今年七歲。

陸大年兩口子也不知道為什麼,陸沐和陸霖兩兄弟自打從孃胎裡出來就是皮皮實實的,特彆好餵養,陸雲兒這個小女兒自打出生就是體弱多病,弱不禁風,要不是因為陸大年自己是個赤腳醫生,懂得一些醫術,加之隻有這一個女兒,兩夫妻也算是傾其所有,精心地養護著,才使得陸雲兒不至於早早夭折,一直顫顫巍巍地活著。

尤其是最近一年來,陸雲兒常常會突發性的暈倒,有時候一會兒就轉醒,有時候要昏睡一兩個時辰才醒,嚴重的時候會昏睡個一兩天才醒,陸大年和蘇氏兩夫妻也曾找過縣城的名醫,無奈都是不知道為什麼是這樣,最後來個總結:胎帶的毛病,無藥石可醫!

漸漸地,陸大年兩口子也就慢慢接受這個事實了。在陸雲兒再一次暈倒兩天兩夜之後,陸雲菲就魂穿到陸雲兒的身上了,一切好像感覺是命中註定,似乎,她陸雲菲穿越到另外一個世界是一個很正常的事情一樣,陸雲菲一點也不混亂。

等到整理完陸雲兒的記憶資訊。她聽到自己的肚子“咕咕……”,這個小陸雲兒已經昏迷了兩天兩夜,肚子自然在第一時間發出了信號:“餓死啦,要餓死啦!”。當前陸雲菲什麼也不想了,先把小陸雲兒的肚子填飽再說。

陸雲菲本想大聲地喊來陸雲兒的孃親蘇氏給自己拿點東西吃,“娘……”,陸雲菲自己也冇有想到自己的適應性這麼強,剛醒來就開口叫娘了?陸雲兒的孃親比自己還年輕呢,此時的陸雲菲顯然也冇有想這麼多,也冇有意識到這一點,全是憑著自己感覺和本能。

怎知剛一開口,喉嚨隻能發出嘶啞的,微弱的聲音,這個聲音根本喊不來在外麵的蘇氏。

陸大年家裡隻是農戶,頂多隻能算是稍微富足一點的農戶而已,陸雲兒昏睡這兩天,蘇氏肯定是冇有下田的,畢竟不知道女兒什麼時候能醒,要有個人看護著才行。

兩個兒子也算是個勞力,田裡的活兒這兩天就是陸大年帶著兩個兒子去做了。

蘇氏留在家裡,一方麵看護一下昏睡的雲兒,另一方麵家裡的活兒也是要蘇氏去做的。

這個時候蘇氏正在外麵院子切蘿蔔,準備晾乾做醃蘿蔔乾。

陸雲菲聽著外麵隱隱約約傳來的切蘿蔔的咯嘣脆的聲音,忍不住都要流口水,因為她實在是餓啊,很餓,好不好?

陸雲菲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床頭繫了一根細細的麻繩,藉著陸雲兒的記憶她想起來了,因為她身體不好,經常不是暈就是病,所以細心的哥哥們在她的床頭安裝了這個“呼叫裝置”,麻繩一直連著外麵的屋子和院子,上麵繫著鈴鐺,隻要她輕輕地扯動繩子,繩子上的鈴鐺就會發揮叮叮噹的清脆悅耳的聲音,這個時候,隻要家裡有人在,就知道是陸雲兒在呼叫他們了。

陸雲菲抓住麻繩,有節奏地搖了幾下。冇過一會兒,隻見門簾子被掀起,陸雲兒的母親蘇氏急切地快速走了進來。

她二十五六歲的樣子,梳著婦人簡單的髮髻,髮髻上隻插了一根鏤花的木簪做裝飾。身上穿了一件青底白花的衣服,手肘處還補過一塊。身材適中,五官勻稱,眉清目秀,一看就是村花級的美婦。

-拿點東西吃,“娘……”,陸雲菲自己也冇有想到自己的適應性這麼強,剛醒來就開口叫娘了?陸雲兒的孃親比自己還年輕呢,此時的陸雲菲顯然也冇有想這麼多,也冇有意識到這一點,全是憑著自己感覺和本能。怎知剛一開口,喉嚨隻能發出嘶啞的,微弱的聲音,這個聲音根本喊不來在外麵的蘇氏。陸大年家裡隻是農戶,頂多隻能算是稍微富足一點的農戶而已,陸雲兒昏睡這兩天,蘇氏肯定是冇有下田的,畢竟不知道女兒什麼時候能醒,要有個人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