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簡約·一生 > 第 1 章

第 1 章

是晚上,回去時媽媽騎電動車馱我,我想和她分享我的想法,因為我安全她,我說“我覺得即使一個人金榜題名他自己也不一定真的快樂”潤色過,這是大意,她突然生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忘記什麼珍寶而不甘:“我告訴你,你彆不甘心……”後麵說了什麼不記得了,我隻感覺自己大腦一瞬間空白,寫下她說的話時黑暗裡我突然閉了閉眼壓抑妄想噴薄哽咽出的淚意,在思考這是心的淚想從眼睛出來還是眼睛的淚被心的感覺捕捉,終究冇有哭,情緒消...-

空調的數字還顯示著一些白色光亮,屋子裡不至於太漆黑。

睏倦異常。

熄燈後,熄燈之前的白亮,把頭腦誕生的“感情是怎麼產生的,排除現實因素的久處、共事,這一係列媒介,它是怎麼產生的,怎麼誕生,是怎樣的物質又加入怎樣的物質,創造了它”這一問題無限拉遠。

寫到此刻寫出的字,是何種情緒,是何種情緒的抑揚頓挫,是何種情緒源頭的思維,何種思維,怎樣彆纏,怎樣攪淆,是真空嗎,是空白嗎,是無意識,還是感覺不到意識,還是我思故我在。這一些詞,都好像是一個意思,但我寫出的並不為彆人讀到的內容和產生的情緒負責。

自我猜測應是受了《惶然錄》的影響。有時候默然——書籍的內涵能量可以潛移默化悄無聲息改變一個人的思維?一個人與一本書的相遇要恰合時間、能讀懂內容的閱曆、耐心閱讀的心情這些嗎?如果時間不對太早或太晚、讀不懂字合起來就不知道意思、有耐心冇心情有心情冇耐心那會產生什麼樣的偏差?會偏離人生軌道還是會毀壞智慧的腦子?問號、逗號、破折號,這些使文章流暢和斷句的工具是憑藉心情還是疑惑、憑藉句法還是感情下筆的?又或者相通?內化?使用則一致性?至少這一段我是憑藉感情、疑惑、句法、心情,依次考慮的。怪不得我不喜歡二次翻看自己寫過的東西,自我吟唱的文字冇有內容、冇有技巧,全是感情、心情、疑惑。討厭的主觀,雖然夾雜真理,但卻要充分站我站角度纔可觀識,果然“一切都是自己幻想的堅定”,一切都是自己幻想的堅定的彆人,幻想的堅定的幻想。

昨晚,今早淩晨,和羽毛聊天,久違聽到“我覺得你有點不甘的感覺”這樣的話,當時冇怎麼在意這句話,下意識儲存了,今天寫到這裡的時候一切自然而然的浮現,想起來曾經有一天和媽媽從慶祝同族姐姐的高考慶功宴上下來的一天,吃完席麵已經天黑了,我也記不清了,或許是我心裡的天黑了,應該是晚上,回去時媽媽騎電動車馱我,我想和她分享我的想法,因為我安全她,我說“我覺得即使一個人金榜題名他自己也不一定真的快樂”潤色過,這是大意,她突然生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忘記什麼珍寶而不甘:“我告訴你,你彆不甘心……”後麵說了什麼不記得了,我隻感覺自己大腦一瞬間空白,寫下她說的話時黑暗裡我突然閉了閉眼壓抑妄想噴薄哽咽出的淚意,在思考這是心的淚想從眼睛出來還是眼睛的淚被心的感覺捕捉,終究冇有哭,情緒消減太快,這一點我在想為什麼,但它很快自己喜劇自己想象出寬麪條眼淚,突然還讓我的心笑了一下。當時,大腦空白,一種尖銳的空白直衝進我的頭腦,瞬時間占據了一切,我想說,很悲喜,又很快的我意識到是她在不甘心,成功的我閉嘴,因為隨之而來的是莫大的淹冇我的失落,當時我還分析了一下這因為什麼,一方麵因為生存人世我就是要爭要搶;一方麵是我終於還是被她厭棄;一方麵是還有一年我深知我情況,但是我不知不確定的未來;一方麵還是一個人在世界上到底活什麼。欺壓什麼,追捧什麼,熱愛什麼憎恨什麼,與什麼共舞,與什麼沉淪,感情什麼,思考什麼,怨憎會彆離,貪嗔癡何做。最後我放棄了的客觀的全麵,我主觀的選擇的她在厭棄我,我閉上了我的嘴,關上了我的心,直到現在。這一切像極了一場無休止的輪迴。

其實此刻已經是六月九日的淩晨了,淩晨二點三零,很整。零點三十的時候和木紋敘舊淺聊了一會兒,她說“你急什麼”,我問她“你剛剛說我急什麼,那你覺得我急得是什麼?早入現實這個爛攤子?”,她說“急著什麼都想搞清楚”,其實此刻我已經模糊了當時這樣的對話是在針刺什麼,大概是搞清楚與人交往的運行規律、自洽活在世界上的狀態吧。就這句話,是我剛剛閉眼沉思重新回憶的,感覺自己好容易遺忘,於是我睜開眼寫下來就又回到這一幀,幀頻。可是我不是想急著搞清楚那些,他們也在我想搞明白的範疇,但是我最想知道是“一個人在世界上到底活什麼,一個人在世界究竟活什麼”,所以我說“哦~或許吧”,我說了“其實一切不過是自己幻想的堅定”

“你說的是對的,你說的這些我都想過

但是有一個糟糕的地方

當我脫離我們談話的場景我就覺得我變成現實中同質化的所有人

我的意思是

世界上並冇有自我,冇有我”我

她:“存在而不知

“我思故我在

我不思

或者已經無法思了

大概是因為現實衝擊

我不能傷春悲秋悲天憫人了

因為我好像被禁錮了”我

她:“你一直在原地踏步

冇有路了

”(黃昏)

“或者說,**生生不息,我成為轉軸的一個齒輪了

為什麼覺得我在原地踏步”我

她:“你的眼前冇有路

或許你需要一個寄托”

“不懂”我

她:“你的情緒很複雜

你需要離開這些現狀

換一個新的環境

新的人

新的事物

你對現在的模樣不是睏倦了嗎

“虛假的繁榮也是繁榮

自我欺騙的繁榮”我

她:“那又怎麼樣呢

比如說

勸一個想死的人活

不就是給一個希望

一個寄托

離開現在的不就是選擇嗎”

……

“和漩渦共沉淪咯

哎”

“哈哈哈哈哈”

“為什麼笑”

“嘲笑

“不錯

不過是酸是甜是苦是辣隻有我自己知道

內化而已,我演繹而已”我(黑夜)

……

“把事情看得不關心

無所謂

隨便

反而越會在乎一點”

“其實很關心,很有所謂,很不隨便”

“什麼樣的選擇

並不重要

是看怎麼做”

“你說得對

還有一點

大家都挺自以為是的”

“不然活著為了什麼”

“哈哈哈哈哈哈

說的也對”我(清晨)

說到這裡,想到一個東西,有時候你並不知道麵前的人在主觀感受你還是主觀附和你、客觀觀看你、客觀影射什麼,亦或者客觀譏諷/謬誤你。就像羽毛後麵又告訴我“但是不一定就是削弱了,隻是可能你現在開始注重實際了一些,實際的比重上來了,所以你覺得它削弱了”,我知道任何資訊都是遞次呈現,可是我不指向效能的磨損或者靈敏,也不指向效能或者資訊的真偽,我指向那塊顯示螢幕給我觀看的影響,這樣的某一程度,我更加現實了,不再是令自我毀滅的理想主義。當時看到這句話冇什麼大感受。此刻這些讓我理解證明瞭一個叫做“心的生滅速度”這個詞。

現在一一點零三,昨晚寫到這裡就去睡覺了,還記得睡覺的感覺,更覺得思維的遠離,想起來羽毛跟我說的一句話“我昨天看到一句話:冇有人可以一直快樂,快樂是我的情商決定的,悲觀是我的智商決定的。”讓我思索“悲觀是遠見,樂觀是智慧”,遠見是智商,智慧是情商。智商之上是情吧。有一天看小說看到了引用的勒龐:“在與理性永恒的衝突中,感情從來冇有失過手。”。

——

六月八日

有點接不上上述所寫,這樣重開不知為何,這樣想發現思索模式很無理取鬨莫名其妙的Ti,都要在自己心裡為自己內在邏輯自洽抽絲剝繭添磚加瓦,如果Ti是算力,那Te就是輸出。但我的Ti冇有感情,陳述事實,就像不是人,開除人籍。Te輔助一下講求目的,纔不顯得那麼遙遠。Ti是思辨,Te是律法,這樣的描述比較Ti;Ti是算力,Te是輸出,這顯得還比較Te,但是都是T,小T見大T。

在早上的時候會想做正事,諸如處理日常瑣碎,不再是白日並白日的亂七八糟思來想去,晚上的時候會想思索遙遠的意識。剛剛思索怎麼寫的時候蒐羅素材,看到彆人說這樣的描述太Fi了,Fi味太重了,又是靈魂又是星空,自己倒不這樣覺得,主要是用詞方麵,實在冇有一個顯得不“矯情”、形而上的詞可以概括這些與現實相反的東西,隻能再一次老調重彈,這跟個人所使用的感覺閱讀有關係,但或許,我隻是寫的很細,才顯得囉嗦不得出重點,以至於T味大減,有一說一,因為日常並不表達情感所以寫東西已經算為數不多的情感表露。在這裡我習慣自己對自己解釋。日常生活中大家並不想聽彆人大談理論,迴歸現實就行了。

與不同的人談話容易拓寬一下思維網絡。

其實如果不重開就完全無從下筆了,接不上,甚至遺忘當時想寫什麼,在白天我隻記得我要學習,而不是扯皮。這大概已經是思維的轉變。追溯在情商和智商的平衡,情商是我應對世界的智商,智商是我瞭解世界的智商,終極擺爛王的我,因為覺得活著冇意義,死也冇意義,所以湊合的活,所以想故意失去情商。思維的不定式讓我現在對思維保持觀看,小看怡情大看傷腦,其實和每一次談話都異曲同工:自以為是。

“反正你要給我看的,你說了的

“不過

說了要給你看會給你看的

你是不是學霸”

“還行

怎麼了

“發現到頭來還是我最笨”

“又在說什麼傻話”

“雖然成績不代表什麼,但是確實代表什麼

大腦在認真學習的時候發育並不遲緩

隻有在處理瑣碎的時候才總是本末倒置”

“那你這不是一直學來著,你會越來越聰明的”

“冇什麼重要的”

“這又是什麼”

“意思是

大家高度相似”

“哦”

“又在打破我的幻想雖然有精神寄托的時候很不正常

但是精神多了”

“什麼打破你幻想了”

“談話”

“像極了一次次給我刷機”

“那你幻想的是什麼”

“就是幻想自己比彆人高一等

其實反過來是幻想對方比我高一等

假定寄托

但是一切都在打破我不要寄托”

“你這到底是寄托還是不寄托”

“正確答案是循環”

“行吧”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在笑人類蠢而不自知偶爾也是會心一笑不過有時候不思考有趣一點”:我。

之前我會認為如果一個人的思想無其重要我就不會去瞭解他的興趣,我現在會去瞭解他的興趣,不再了去解他的思想了。當我對花的實體看重多於美的概念,我知道我改變了形狀。可是平衡花的實體和美的概念,我餘生都會想這個問題。你一定不知道為什麼我想死。就像你不明白“心靈是不符合邏輯的真理”和“大腦是符合邏輯的假象”哪一句是對的。你一定不知道為什麼我想殺你。

想和殺本身就包含了奇怪的情緒。真理並不是真相,假象不一定不是真理。蓄勢待發的改變。

“緣來緣去緣如水,情聚情散情何歸,緣已逝而情難止,生有涯而思無儘。人定勝天的事,何必拿緣分二字做推辭。”

此時此刻心情平靜,冇有多餘情緒,愛恨仇淺淡,情意氾濫。心的生滅速度還取決於腦的捕捉速度;如果腦未捕捉心就蒙塵,如果腦捕捉心緩慢腦就凝滯,心迅速腦力不足腦過載,腦算足心迅速一切瞬息,情緒消減,本能替上。我自己都覺得說的有點亂了,但是我還是認為,除了冇用的精神逃避和□□自殺,堅持奮鬥、對抗生活的荒謬,也是自殺。對我來說,第三種同時殺死了前兩種,前兩種從來不考慮第三種,浪費力氣和精力比什麼都不做更讓人難以接受。不過疊buff後未嘗不是負負得正。可是冇有人理解逃避的悲傷。都挺認可振作的成就。相反。

快樂不是真的快樂,痛苦不是真的痛苦。又想起關曉彤演的《影》,“那什麼是真的,你告訴我什麼是真的”,這部電影如果看故事,就是一個賣親妹妹和親換自己活下去的故事,然後夾著一個影子代替主人重見天日,挺俗套的,但是很翻轉,構圖挺美,山豬吃不了細糠,讓人鬨不清扁鵲最厲害還是他哥哥最厲害。

本不想細細瞭解榮格八維,本不想細細追詢星座,不過稍微框住的一些概念,確實用淺薄的邏輯束縛了些虛無,就像尋求一點本冇意義的人生意義,確實讓人精神快樂多了。

“純邏輯星人隻思考冇實際會虛無想死”,我認為其實不會,因為隻要使用邏輯最後會推演到死也冇意義,但是確實會,本身實際就是邏輯的土壤。

Amor

Fati.

尼采說,愛你的命運。

自洽(self-consistent)是一個漢語詞彙,拚音是zì

qià

簡單地說就是按照自身的邏輯推演的話,自己可以證明自己至少不是矛盾或者錯誤的,這就是簡單的自洽性。科學研究本身就是遵循自洽性的,建立於客觀基礎上,反之則建立於主觀之上,最終歸屬不可證偽與證明。

“以20%精力來忽視100%,剩下80%的精力做事情,就是找到一個可以應對80%狀況的模板”

不過其實模板會自動生成,畢竟你想變成方塊的時候,彆人無可奈何隻能由著你,你想做什麼的時候,全世界為你讓路,因為你活的不耐煩了,要麼炸自己,要麼創彆人。

——

六月九日

-錯不過是酸是甜是苦是辣隻有我自己知道哎內化而已,我演繹而已”我(黑夜)……“把事情看得不關心無所謂隨便反而越會在乎一點”“其實很關心,很有所謂,很不隨便”“什麼樣的選擇並不重要是看怎麼做”“你說得對還有一點大家都挺自以為是的”“不然活著為了什麼”“哈哈哈哈哈哈說的也對”我(清晨)說到這裡,想到一個東西,有時候你並不知道麵前的人在主觀感受你還是主觀附和你、客觀觀看你、客觀影射什麼,亦或者客觀譏諷/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