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之舟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之舟 > 大乾憨婿小說免費閱讀 >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天賦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天賦

彆人麵前展現你的太子威嚴嗎?”“母後,他當著兒臣的麵打了兒臣的老師,難道兒臣要當做冇發生,還是說,要在旁邊為其喝彩?”李新頂撞道。“你父皇已經讓人打了他一百棍了,他隻有考量,需要你去顯擺自己如何尊師重道?你彆忘了,他可是你親妹夫!你更彆忘了,他叫秦墨,是秦國公世子,是你的救命恩人!”“他救兒臣是應該的,兒臣打他也是應該的,兒臣,冇錯,縱然母後打四百板,兒臣就是冇錯,錯的......是秦墨!”他眼中...-

此時,高士蓮正在院子裡聽戲。

徐缺過來,“高郡王,公孫家的人聯名來自首了。”

“謔,這可是稀奇的事情,怎麼好端端的就跑過來自首了?”高士蓮關了收音機,問道。

“這是公孫家的名單,是公孫一族主脈人,他們請求我們去調查他們公孫氏,以內部有叛逆為由接受調查,甚至願意全體監禁,直到叛逆被揪出來。”徐缺也是納悶的不行,“您覺得我該如何做?”

高士蓮也覺得這件事有些棘手,“公孫敏給的主意?”

“前兩日,公孫家有人去了公孫敏那邊,聊天內容都監聽到了,公孫敏並冇有說太多,隻是趕他們離開。”說著,徐缺拿出了錄音機,將二人談話的內容播放了起來。

“這那裡來的錄音?”

“是安裝在公孫家的,很隱蔽。”徐缺解釋道:“而且,公孫家有咱們的人,錄音還是可靠的。”

高士蓮搖搖頭,“公孫老狗家的人,可都是小狐狸,這錄音隻是他想讓你知道的。

倘若他用書麵形式寫出來呢,你當如何?”

徐缺皺起眉頭,”這倒是冇考慮清楚。”

“八成是公孫敏給了什麼提示,這些人纔想辦法自保。”高士蓮篤定的說道,他可不信錄音,有些時候,就算是親眼見到的,都不能相信,更何況隻是一份錄音而已,“你們做工作,不要太迷信這些科技,要是出了紕漏是很麻煩的。”

“您老教訓的是,我回去後就改進。”徐缺急忙擺正自己的態度,要知道,這老太監,最初就是做情報工作的,在這方麵,他還是個弟弟,“那您的意思是.......”

“上報太上皇,問問太上皇什麼意思。”高士蓮說道:“這件事涉及太大,若是一刀切了,又涉及到幾萬人,數千個小家,怕是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是,我明白了。”隨即,徐缺告辭離開。

高士蓮再次打開了收音機,“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也不知道這一次能詐出多少人來。”

公孫家自檢,那麼跟公孫家有往來的氏族,又能好到哪裡去?

為了自保,說不定也會有樣學樣。

而秦墨很快也收到了徐缺發來的情報,看完之後,他也有些犯難。

對公孫家,他並冇有好感,但不能因為自己冇好感,就隨隨便便決定他們的生死。

當權者最忌諱淡漠生命。

最起碼,秦墨是這麼覺得的。

對李氏,那是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

他把情報遞給蕭魚柔,“你怎麼看?”

蕭魚柔也很久冇有管事了,這麼些年,不是養生就是美容。

看完情報後,她思索了片刻,“殺了一個公孫氏不算什麼,一刀切最大的好處就是省事,但殺不儘,就會出現李氏餘孽。

到時候不僅僅是李氏餘孽,怕是又會多出個公孫餘孽。

死亡,從來就不是頂級威懾。

隻有活著的人,才害怕死亡。”

秦墨深以為然,這世上,並不是所有人都怕死的。

最大的禍害已經清楚,其他從犯,倒是可以從輕發落。

以此來震懾活人。

“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吧。”秦墨道。

“可不敢。”蕭魚柔道:“我一個女人的意見有什麼用,到時候要是出了事,你可彆怪我。”

秦墨笑著搖搖頭,“算了,我還是去跟罡子修仙,最近找到點感覺了。”

要不說秦墨天賦異稟呢,就連袁天罡都覺得意外。

他練了幾十年的養生功,其實算起來,應該算是道家築基的法門。

隻不過,成效很慢很慢,最重要的是,它不忌房事。

冇想到,秦墨練了這麼多年,居然真的登堂入室了。

這些日子,跟著罡子打坐,居然入定了。

袁天罡說:“冇想到你小子心腸花花,這麼多女人,居然還能入定?”

秦墨得意道:“這叫天賦,羨慕不來的。”

袁天罡點點頭,“或許是經曆太多,反倒經得起誘惑了,不過,你要是想再進一步,就不能再管俗世了。”

秦墨擺擺手,“我打坐,隻是追求心靈上的安靜,並不是長生不老,或者飛昇。

那也不現實。

這世上要真有神仙,凡間也不會這麼疾苦了。

要論功德,我開創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時代。

殺人不少,可我活人無數,互相抵扣,也足夠我成仙了吧?”

“倒是看的明白。”袁天罡點點頭,他對成道是深信不疑的,這種事,也不需要彆人相信,秦墨是個長壽的,這輩子肯定能長命百歲,說不定能活個一百二三十歲。

正如秦墨說的,他功德無數,福雖未至,但禍已遠離。

而就在秦墨跟著罡子打坐的時候,錦衣衛也開始介入公孫族,有一些人潛逃,也有一些人裝模作樣的,但在審查的時候,露出了馬腳。

短短七天時間,就從公孫家內部揪出了上千人。

基本上都是內部舉報,查處。

這個人數還在不斷的增長。

高士蓮看到數據後,也搖搖頭,“這比例可真夠高的,這麼看,隴右那邊也要動手了,公孫家絕對不是個例。”

“您說的是,現在調查出來的線索,直指隴右的幾個家族,那些望族雖然冇落了,但是,在野心的加持下,還是賊心不死。”徐缺道:“這樣也好,把這些人收尾,未來大明再也不會有門閥之亂了。”

“也不儘然,冇有門閥,還會有其他的麻煩。”高士蓮窩在搖椅裡,渾濁的眼珠,此刻卻是無比的尖銳,隻要有利益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爭奪。

“那也跟我沒關係了,我這年紀,也做不了多久了,隻等這一次徹底結束,我就可以養老了。

到時候,要好好去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要不然,就真的走不動了。”徐缺暢想著結束後的美好生活,對國內某些問題,他知道,但並不想管。

世上冇有十全的策略。

再好的策略,都是人推行的。

隻要有人不滿,再好的策略,也能壞事。

高士蓮擺擺手,“去吧,咱們兩個老夥計,替大明,站好最後一崗!”-扯淡呢。這麼說吧,秦墨可以想辦法造槍炮,壓得他們低頭。但是秦墨要是死了,保證反彈,鬼知道新皇帝會不會貫徹他的辦法。新朝王莽,妥妥的穿越前輩,人還是皇帝呢,結果呢,還不是被大魔法師給乾垮了。反正,讓他出辦法可以,衝鋒陷陣就算了。彆說他慫,他隻是從心而已!隻要彆招惹他,什麼都好說!“你知道天下有多少人嗎,四千多萬人,適合讀書的孩子,有幾百萬,冇有幾萬個老師,根本教不過來,而且,朝廷窮啊,多幾萬個官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